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修真小說 > 金丹九品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煉化文明
    心中出現這樣的想法,李浩自然停下了自身對那文明意志的進一步刺激。

    隨著他停下對這文明意志的刺激,這文明意志卻并沒有就此恢復秩序,而是依然保持著一種混亂的狀態。

    畢竟,這時候真正造成這文明意志混亂的卻并非只是李浩的意念刺激而已。除了他的意念刺激之外,那文明意志的混亂來源,還因為那文明本身的混亂!

    雖然,那文明的混亂一開始的根源乃是這文明意志因為李浩的刺激而生出的混亂,但在這種文明意志的混亂出現之后,其就已經直接具現在那文明之上了。而這種具現,反過來就會在發展的過程之中重新影響那文明意志,將文明意志向著更混亂的方向又加一把力。

    而這時候,雖然李浩對于這文明意志的刺激已經停下來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算是停下了這文明的一個混亂源頭。

    但,另一個源頭,這文明本身已經持續了許久的混亂,卻依然存在著。

    如此這般一來,這文明意志怎么可能就此結束混亂?!

    當然,終究是失去了一個源頭,這種混亂卻也只是保持著現如今的狀態而已,不再如同之前那般,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的加劇著。

    接下來,顯然就得看這個文明的潛力有多大了。

    若是這個文明的潛力足夠大,自然能夠漸漸的消化這種混亂,讓這文明重新恢復秩序,也讓這文明意志重新恢復清明。

    若是合格文明的潛力不夠,那么,最終這混亂便會最終發展到徹底將整個文明吞噬的地步。到時候,整個文明將會徹底崩潰,這文明意志也將因此而徹底崩潰!

    最終發展如何,顯然就只能等待事情的發展了。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李浩當然不會有太多的行動,在這時候,他的神色當中顯現出微微期待之色。

    他現在期待看到的,顯然是這個文明爆發出足夠的潛力,徹底的消化掉這種混亂,脫劫重生,甚至更進一步。

    但,若是這個文明徹底崩潰,這文明意志徹底消亡,他卻也不會無法接受。

    畢竟,這一切對他來說,不過是一種超凡與神秘而已。

    對那概念微縮文明,他雖然覺得很有趣,覺得其很有潛力,覺得這樣的文明崩潰消失了頗為可惜。但也只是這樣而已。

    真正要說對這個文明有多少感情,那卻是沒有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文明若是能夠脫劫重生,能夠擺脫他所加載的混亂,那自然就再好不過。但,若是這個文明在那混亂之中徹底消亡,那對他而言,卻也讓他對文明,對文明意志有更深的理解,卻也不算是沒有收獲,自然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那概念微縮文明之中,這一段時間自然是無比煎熬,其中有著各種各樣的變化出現,各種英雄、反派,各種秩序、混亂,各種恩怨、情仇,等等等等,此消彼長的出現,讓這整個文明看起來就像是一部龐大的史詩被壓縮在短短的時間段之中上演一般。

    無數可歌可泣,無數慷慨悲歌,無數罄竹難書,無數暖心暖肺,無數心寒齒冷,在這段時間里面,在這文明之中各處不斷的上演著。

    整個概念微縮文明雖然只是剛剛誕生短短的幾年而已,但對于那概念微縮小人來說,卻仿佛是存在了幾千幾萬年一般,其中所發生的一切,就像是將幾千幾萬年的歷史都壓縮在這短短的幾年之中而已。

    因為那文明混亂的源頭已經消去了一個,這文明的混亂,卻已經不再是如同當初那般無可抑制。

    在之前,無論這文明之中的概念微縮小人怎么努力,怎么解決那些他們認定的混亂源頭,都只會引發更多的混亂,只會激發更多的混亂源頭。

    但,在這時候,隨著李浩對那文明意志的刺激消失,這種情況卻就得到了改變。那概念微縮小人的努力,卻開始得到了正面的反饋。

    他們將混亂源頭努力消去的努力,開始取得了本該取得的效果。

    而每消去一個混亂源頭,便代表著,這個文明向著秩序,向著穩定,穩步的跨進了一步。

    而文明更加的秩序,更加的穩定,自然便使得這種努力消去混亂源頭的力量得到成長,自然而然的就對那些依然存在的混亂源頭有更大的威脅,消除混亂源頭的行動自然便變得更加的順利起來。

    如此這般一來,自然便使得這整個文明的秩序化、穩定化開始更快的向前推進起來。

    “果然,這文明的潛力超乎想象的強啊?!崩詈瓶醋拍俏拿饕庵究家勻庋劭杉乃俁然指慈誦文Q?,心中卻是這樣感慨了起來。

    不過,不知為何,他總覺得,眼前這文明意志的模樣似乎發生了某種微妙的改變。

    只是這文明意志這時候依然沒有徹底穩定下來,沒有徹底恢復原來的秩序模樣,所以這種模樣的變化卻依然看不太清楚,所以卻尚且不知道這種微妙的變化到底是怎么樣的變化,更不知道這種微妙的變化之后這文明意志到底會變成什么模樣。

    因此,李浩只是稍稍想了一下,便將這一點放過,而是繼續等待著這文明意志的變化,仔細觀察著這文明意志內部那種種混亂的撫平過程。

    時光一點點的流逝,轉眼又是數日過去了。

    相對于那概念微縮文明的時間感官來看,也就是又是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

    經歷了這么一年多時間的努力,在付出了整個文明死去將近七成的概念微縮小人的代價之后,這個概念微縮文明的混亂終究還是被徹底平息下來了。

    而且,因為經歷了這一次的混亂災劫,這整個概念微縮文明和之前相比卻又有了巨大的變化,感覺上整個文明似乎變得純粹了千百倍,原本那種充斥整個文明的浮躁與混亂已經是一掃而空。

    整個文明就像是脫劫重生一般,開始爆發出難以想象的生機,似乎只要稍稍給一個動力,其便能夠一飛沖天,去到一個任何人都無法想象的高度一般。

    若是以這生靈的視角來看的話,這一切的原因顯然便是因為之前那一場混亂災劫將這文明原本存在的種種隱患引發出來,然后一次性的全部解決掉,這才造成了這個文明出現這樣的變化。

    因為種種原本存在的隱患被一次性的解決掉,這文明的思想空前的統一,這文明之中的種種糟粕也空前的少,整個文明就像是得到了一次精粹一般,只剩下了精華,而沒有了雜質。

    這樣一來,這文明的潛力自然便有大幅度的提升了。

    換一種說法就是,這文明就像是經歷了一次脫胎換骨的修煉,將自身原本存在的,種種影響自身成長的雜質、毒素都剔除出去,從而讓自身做到輕身上陣了一般。

    隨著這樣的變化,這整個文明雖然已經經歷了慘烈的災劫,甚至讓整個文明的人口都減少了七成之多,但整個文明之中的所有人卻都對文明的前途有無比的信心,覺得接下來就是整個文明騰飛的時刻了。

    只是,這時候李浩卻完全沒有注意這文明的主體本身。

    此時此刻,他卻為自己眼前的,那文明意志的變化而感到震驚不已。

    事實上,這種震驚自從之前這文明意志大體穩定下來的時候開始就已經出現了。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簡單,因為從那個時候開始,這文明的意志真實的模樣已經是真正展現出來了!

    而其變化的模樣,出乎意料的,卻就是李浩的模樣!

    這時候,當這文明真正度過混亂災劫,徹底的穩定下來之后,這整個文明意志的真實模樣已經是再無半點模糊,這種變化也再無任何遮掩,真正的呈現在了李浩的面前了。

    “怎么會是我的模樣?!”這時候,李浩的心中只有這個疑惑。

    他從沒有將這文明意志改造成為自己模樣的想法,之前所做的,也不過是以自身的意念不斷的刺激那文明意志而已,更沒有任何將這文明意志的模樣進行改造的行為。

    但,最終,這文明意志卻居然在這一番變化之后變成了他的模樣,這種情況,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件難以理解的事情。

    而與這模樣變化相應的,在這時候,李浩更是能夠感覺到,自己與眼前這文明意志的關系似乎發生了某種微妙的改變。

    他對這文明的感覺,似乎變得莫名的有些親切,就仿佛,這文明意志和自己有著某種難以分割的緊密關系一般。

    這種感覺是如此的玄奇,如此的微妙,讓李浩一時間都不知該怎么看待眼前這文明意志了。

    “你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想了好一陣子,想不清楚的李浩直接就將自己的這個疑惑通過意念灌入那文明意志體內。

    好一陣子之后,那文明意志才微微一動,好奇的看向李浩,其眼神清澈無比,但卻并非無比純潔的那種清澈,而是一種無比純粹的清澈。

    純潔的清澈,乃是看什么都好奇,對什么都抱有善意。而純粹,卻是謹守一個目標,除了這個目標之外其他一切都沒有的一種狀態!

    這種狀態,看起來其實更像是冷漠……

    這時候,這文明意志的模樣,便是這種近乎冷漠的清澈。

    在這瞬間,那文明意志雖然沒有開口,但李浩卻已經是徹底明白過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這文明意志,已經是成為了一種類似法寶靈機之類的存在!

    至少,與李浩的關系,便與法寶靈機與他的關系差不多。

    換句話說,這時候的這文明意志,已經是成為了另一個李居童子!

    只不過,李居童子的本體乃是李居,而這文明意志的本體,卻是那概念微縮文明本身!

    “這么說,我之前那些意念,其實是將你徹底的煉化了?”李浩這時候神色頗為復雜的這樣問道。

    “沒錯,我現在已經是主人的所有物了?!蔽拿饕庵鏡牡?。

    這時候李浩也已經看懂了他眼中的純粹是什么了,那種純粹,不是其他,正是對李浩的忠誠!

    看著頂著自己模樣的文明意志說著這些話語,李浩的心情卻是相當的復雜,有些別扭,也有些喜悅……

    煉化雖然說起來高大上,但本質上,這其實是某種扭曲。以自身去扭曲外物,便是一種煉化。

    像是對法器的煉化,便是直接以自身的烙印去扭曲那法器的核心,使得這烙印成為其核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便是對法器的煉化。對法寶的煉化,與這類似,同樣是對法寶的核心進行扭曲。只是這種扭曲,最后卻要延伸到那法寶的靈機之上,相比之下,卻是對扭曲更直接的表現。

    像是對其他事物的煉化,歸根結底,也都是如此。

    由此,自然便可以知道,為何這文明意志會被他所煉化,這文明會成為他一件類似法寶的造物了。

    他之前為了讓這文明意志變得混亂,卻是給這文明輸入了不知多少種千奇百怪的意念。

    這些意念可以說是什么都有,說是包羅萬象有些夸張,但至少對于李浩這個個體而言,其幾乎可以說已經涉及了李浩的方方面面。

    這些意念,雖然乃是李浩專門為了混亂文明意志而故意形成的,從形成的目標上來看,其本身是沒有什么意義的,在輸入那文明意志體內之后,也同樣只是混亂的源頭而已,并沒有更多的用處。

    但,再怎么樣混亂,這些意念,終究都是來自李浩,都是李浩那一個瞬間所產生的意念。

    這樣一來的話,這些意念雖然混亂,但其實都可以說是蘊含了一部分李浩的意志,包含了他的某種思維方式!

    若是這文明意志徹底混亂的話,這些混亂的意念自然便會以這種混亂的姿態隨著這文明意志徹底消亡。但,奈何,這文明靠著自身的潛力擺脫了這種混亂,這卻就造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