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都市小說 > 重燃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看看就很好
    謝飛白第一時間打電話過來表達了自己的慰問和嘲笑。他是從俞曉那里知道程燃評優的事情,這些細枝末節,程燃平時跟俞曉聊天也不大會說起,但俞曉柳英幾個人在十二中,通過一些同學的渠道,對他這個十中“名人”的事情倒也知道不少。

    謝飛白和俞曉兩人走的挺近,主要是程燃在他們看來事情太多了,平時很難和大家聚會,這倒也理解,畢竟維持一個那么高的成績,若要說不付出努力,肯定不行,所以程燃有時候周末都約不出來,當然這種時候程燃不僅僅是關起門來學習,周末李明石等人會給他郵箱提交下期計劃提案,一些報表和資料,他要看看,若是有需要修改的,還要跟CQ那邊溝通,當然CQ方面知道自己這個幕后老板是最討厭開會的,若無必要,程燃基本上也不會參與到例會中。不過這種情況下,用來玩耍的時間,也就少了。

    謝飛白倒是會約著俞曉打游戲,或者出去吃東西,兩人之間雖然有家境的不平等,然而卻因為程燃這個橋梁,好像那些也都不是什么障礙,譬如謝飛白經常手上會有最新款的任天堂和索尼游戲機,游戲卡帶都是昂貴的進口正版,這個時期一盤正版卡帶就是兩三百塊錢,能玩的上的都是真土豪,但經常沒幾天這些東西都跑俞曉手上去了,打通關了再還回去。

    甚至有時候哪怕是謝飛白不感興趣以往不會買的游戲或者機器,他都會順手遞給俞曉,說別人送的,我不喜歡玩,給你玩幾天。俞曉往往樂得屁顛屁顛,到了蓉城后他原本還以為自己會不適應,然而到了蓉城開啟的游戲時光,讓他覺得不要太幸福。

    這種情況下俞曉成績居然也沒落下去,在十二中雖然不算突出,但班上居然也是中游,所以有時候俞曉經常拿這套理論出來,那就是古人言勞逸結合,誠不欺我。以前之所以成績沒那么好,是想玩很多東西根本沒法玩到,自己的娛樂配不上自己努力學習的勞動,長此以往當然不平衡,所以成績才會失衡,這不,現在居然還比以前在山海提高了二三十分。

    當然,說是嘲笑,謝飛白還模仿著俞曉揶揄的口氣,“俞曉說了,‘程燃他爸我是知道的,肯定不會為他去找人托關系,所以程燃想要在十中評個三好什么的,除非本身真的無可挑剔,要不然以他爸的聲望根基,還是太淺了點。十中多少干部子弟……’”

    “學習上進步的事情先放一邊,這周六圣誕節,他們說約著天行道館玩游戲,你來?”

    謝飛白口中的他們是俞曉,柳英,肖云云這些山海老大院的朋友。謝飛白又道,“俞曉那邊我還沒說天行道館的事情,你看給不給他說清楚?”

    “就說我入了股吧?!背倘季醯沒故敲槐匾耆司退底約嚎蘇餉匆患搖骯謔準抑魈飪Х取?,有時候會平白讓旁人和自己拉開距離。

    謝飛白聽出端倪,“得,還是到時候再說吧?!?br />
    十中進入了濃烈的圣誕氛圍,蓉城是個普遍很休閑的城市,說白了就是大家都貪玩,找各種理由花式玩耍,學生們當然對圣誕節這種舶來物更是熱衷,特別圣誕在這個時代還有些“洋盤”的氣息,與之而來的就是巧克力啊,玫瑰花啊,商場各種打折優惠促銷找到這個窗口肆意渲染,還是搞得很有節日氣氛。

    平安夜是星期五,當天就有不少學生帶著那種噴的彩帶和雪花罐來了學校,有的還買到了煙花,趁著晚自習逃課在操場或者走廊天臺放一波,在外面墨黑,白熾燈明亮的教室,大家尖叫著互噴雪花。

    蓉城不愧是省城,至少程燃前世在山海的高中就沒人這么玩的,還是省城人民的玩法走在前頭,而且還能買到雪花噴罐這種通過附近工廠或者省城綜合物流帶來專供營造節日氣氛的商品。

    其實重生時搞這個,估計也能發一筆財。

    學生遇到這種時候是最開心的了,這不像是純粹的假期那么理所當然的放松,但卻有一種偷閑過節的刺激和興奮。

    還是有人送花送信送禮品,搞得緋聞亂飛。這些消息的其中之一卻還是讓人意外的,說是被評為新晉級花的楊夏收到了好些人送的巧克力,有的直接提口袋的,不光巧克力還有零食,一副投喂的架勢,據說把她抽屜都塞滿了。

    以前在山海他們那個圈子都喜歡互贈賀卡,人都需要一個社交環境,來決定自己的社交行為。而在十中后,程燃和楊夏在這個大家熱炒起來的圣誕節里,都沒有互贈賀卡,像是以前的那些習性,都隨著環境的變遷而改變了一樣。

    沒有共同約定過,卻都沒有延續以往的習慣,有些東西自然而然的解除了,興許是桎梏?

    當然,程燃自己也很麻煩,他和姜紅芍也同樣收到了一大堆巧克力和信,兩人開了個玩笑,要不然大家禮物互換吧,就當相互送禮了。當然只是說說而已,程燃能吃的東西拿給張平一群人搶過去了,這是不知道誰趁他不在的時候送的,其他能拒絕的都當面拒絕了。

    程燃不吃自己的,反倒是把姜紅芍那邊的巧克力打開來兩人分食,一邊吃一邊評價,“費列羅啊,真是奢侈,不過還是這種榛果威化的好吃,下次你讓人別送椰蓉的了,太甜,多送幾盒這種口味……”

    姜紅芍:“……”

    ……

    和楊夏在平安夜沒有互動,程燃覺得可能問題在于那份學校的評優名單,因為當初讓程燃填報資料,是楊夏強烈建議的,于是程燃報上去了,這種事當然會引起一些討論,結果下來后,程燃落榜初選,楊夏那邊沒有任何反應。這還是有些反常,因為楊夏沒有過來寬慰或者就此事和程燃溝通一下。

    這就像是慫恿你去報名,結果管殺不管埋。

    平安夜當晚吃過姜紅芍的巧克力,程燃送她上車分別,想著橫豎走幾步去天行道館看看,今天這種洋節,生意一般不錯,更何況程燃還跟蔣舟他們說過了,天行道館搞些活動,外面扎出氣球的拱門,內部可以進行一些消費的刺激獎勵,反正花樣都由他們想,伏龍大院的一些人還就在門口擺攤賣蘋果和一些搞活節日氛圍的禮品,這讓天行道館的節日氛圍異常濃烈,同時也能讓這些伏龍院的朋友掙到錢。

    程燃遠遠就能感受到天行道館氛圍的熱烈,道館整體燈火通明,一樓的桌游吧,二樓的網吧,還有三樓,以及四樓也開始投入的創客吧,都在夜空里透著通透,光明的氣氛。

    樓體建筑之外也有不少人扎堆。后世的宅男宅女或許不容易想象在這個娛樂缺乏的年代里人們之間更濃烈的互動關系。很多人甚至可以就這么結伴軋馬路逛街,在這種節日的時候,互噴雪花,拿充氣錘打架,或者找個水吧聊天什么的。

    這里學生模樣的人居多,有的是剛下課約著過來的,天行道館成了一個地標,樓體外的路口成了很多人聚集碰頭玩耍的場所。

    程燃看一下就準備離開,畢竟今天生意肯定很好,他就不進去給蔣舟他們添堵了。除了CQ的網絡游戲靈域的收入之外,天行道館現在成為了他重要而穩定的現金流來源之一,看看就很好。

    程燃要轉身的時候,突然愣了一下,隔著明黃的燈火,他看到了個熟悉的身影。

    提著手上口袋的楊夏正站在道館外面的街道上,隔著玻璃窗……看著里面程燃最初拿來作為擺件當裝飾的太空堡壘戰艦模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