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河距離紫蒙川本就不遠,加上慕容遵也擔心在此耽擱太久會貽誤戰機,因是輕騎奔襲,很快便抵達了徒河。

    此境原本有一座小城,只是很久之前便毀于戰亂,之后生民離散,便也漸漸荒廢下來。之后溫放之選擇這里作為貨品集散地點,也僅僅只是依傍地勢修筑了一座規模不算太大的營壘,并沒有更大規模的創建。

    眼望著前方那稍顯寒酸的營寨,慕容遵嘴角泛起冷笑:“這些南蠻島夷,素來狂妄自大,自居中國之主,妄求四夷賓服。但若無我父子善念包庇,遼邊豈有他們立足所在!速戰速決,將那溫弘祖擒至我處,我倒要當面問一問他,老子夠不夠資格稱王遼邊!”

    此時的營寨中,只有劉群、溫放之等人包括徐朗麾下那千數卒眾留守。至于慕容疆等人,因為怯于交戰,加上溫放之也擔心這些人臨陣倒戈反而誤事,索性將他們遣散至左近山林中于旁側觀戰。

    “這慕容遵,真是無理可喻,他不急于歸國爭統,反而憑此意氣,于此貽誤戰機?!?br />
    劉群此際也是一身戰甲,站在營寨哨塔上,眼見慕容遵部眾們于營寨之外的空曠地帶快速鋪開陣型,臉上頗有愁容。

    “蠢人自有千拙,哪能以理度之??!”

    從慕容遵僭稱燕王開始,溫放之便知其人志趣乖戾,有這樣的舉動,倒也不算出奇。眼見對方將要發起進攻,他便望向徐朗問道:“徐將軍有無信心擊敗此獠?”

    徐朗聞言后獰笑一聲,用刀鞘敲敲身前胸甲:“請問使君,是否要陣斬此賊?”

    “還是不可輕敵啊,慕容氏雖是寡弱邊胡,但部眾多驍勇敢戰,羯國幾番大軍圍剿都無功而返??鑾夷肯碌兄諼夜選?br />
    劉群講到這里,語調頓了一頓,也覺臨戰在即不可一味頹言,先是自嘲一笑,而后又說道:“敗敵即可,不必強求誅殺。若慕容遵死在此邊,反倒是我們為慕容儁擋了禍?!?br />
    “可惜遼馬羸弱,難勝重甲?!?br />
    徐朗不無遺憾的說道,他率部馳援溫放之,雖然兵數不多,但卻俱是青兗軍隊中精益求精的精銳戰卒,武裝自然也都極盡強盛,只因跨海而來,馬力難于攜帶,倉促入境也難以在短時間內籌措精良戰馬,否則重騎殺出,營寨外這三千輕騎還真不必放在眼中。

    營寨外慕容遵見防事如此簡陋,自身又是人多勢眾,自然已經是勝算篤定,待到將士們沖陣擺開,他又縱馬上前,聽在射程之外大聲喝道:“孤今次歸國除逆,本無意騷擾晉使。爾等若能恭順出營,助孤定亂,我非但不會謀害爾等,還會將你們禮送歸國。若仍頑抗……”

    他話語還未喊完,營中突然數支強弩射出,其中一箭,直接射穿馬首,胯下坐騎哀鳴倒地,慕容遵猝不及防,一時間也是跌下戰馬,周遭親兵見狀,忙不迭上前搶救,將之擁從退后。只在這短短數息之內,營寨內又是亂矢飛出,直接將慕容遵周遭十數人射死當場。

    “該死!南國弓弩,真有如此雄勁……”

    被將士們擁從退后,慕容遵已是忍不住冷汗直涌。他不是沒有聽說過南人軍械強悍,因是此前喊話的時候,按照舊有經驗已經遠在射程之外,卻沒有想到仍在南人弓弩射程之內,單單這一點誤判,便險些送掉了性命!

    “殺,殺!給我攻破營寨,不留活口!”

    驚悸之余,慕容遵也是兇性大熾,羞憤至極,揮臂大吼,驅令進攻。只是在心情稍有平復之后,才又補充道:“晉使溫弘祖并劉公度,這二人留其活口,余者殺無赦!”

    他之所以親自率眾來攻溫放之等人,也不僅僅只是意氣之爭那么簡單,一方面是懷疑并且擔心晉使與其兄長慕容儁合謀才造成他父親的死亡,另一方面則是來自羯國幽州刺史張舉的逼迫,張舉與他私下有約定,只要他能將晉國使者擒拿下來送到徐無,便支持他繼承父親的權位。

    對于羯國的支持,慕容遵還是比較看重的。他在家門一眾兄弟中,除年長之外,其實乏甚優勢,也沒有強力的母族后援,如果不是恰逢慕容儁弒父、兼之他又恰好大軍在掌,及時說動大將慕輿根支持他,是想都不敢想能夠繼承父親勢位。

    但既然時勢、命運將他推到這一步,若不奮力一搏,男兒一世又怎么能對得起自己!

    營寨內劉群眼見王師弓弩如此強勁,竟然直接射死慕容遵的戰馬,先是擊掌贊嘆,之后又忍不住懊惱有加:“早知王師重械如此兇猛,不妨直接射殺慕容遵??!”

    他是誤以為因為剛才自己的話讓將士們有所受力,但事實上在這么遠的距離射殺目標,精度上本來就乏甚保障。對此,徐朗也并不多作解釋,先是吩咐寨墻上將士進行第二輪的鋪設,他自己則率領三百甲士列隊于寨門之后等待戰機。

    營寨外慕容氏輕騎們收到主將進攻命令之后,便向營寨正面發起了進攻。數千人馬奔騰,一時間也令此方天地色變,就連這座簡陋的營寨都隱隱顫抖。

    王師久來無戰遼荒,此一役旨在立威,自然不會留力。徐朗所攜帶北上的弓弩重械,此刻早已盡數架設起來,箭網交織傾瀉而下,瞬間便將慕容部前鋒射倒一片。

    慕容遵此前險被射殺,眼下仍是心有余悸,不敢再逞強身先士卒,他在后掠陣,眼見到自己麾下精銳戰卒在晉軍強力箭矢的射技之下成片倒地,也是心中絞痛,恨得牙根發癢。

    慕容部卒力誠是勇壯有加,甚至不遜于羯國的精銳之眾,否則也難在羯國的兇猛進攻之下得于維持。但是眼下他們作為主攻一方,本就沒有地理上的主場優勢可供依仗,加上此戰對手乃是連羯軍都被修理得沒脾氣的行臺王師,是他們此前從未見識到的此世強軍。

    慕容部久在遼荒,本就諸多乏用,慕容遵這三千輕騎雖然也是久戰精銳,但被甲率實在不高,可以說除了部伍中的兵長們之外,大部分的普通卒眾甚至沒有片鐵覆體,那輕薄的皮甲或能抵擋一部分的力衰流矢,但是在王師強勁弓弩覆蓋之下,這就是全無遮攔的人形靶子!

    單單這一輪沖鋒,慕容遵麾下騎兵們便有足足兩三百人被直接射殺于前線,人馬死尸鋪滿戰場,望去慘烈至極!

    “南蠻該死,該死……”

    眼見自家部卒傷亡如此慘重,慕容遵已是心疼得臉色發白,他雖然擁眾極多,但真正屬于他嫡系部眾的卻也只是很小一部分,這都是他日后稱霸遼邊的基礎,卻被全無意義的射殺于此,對于晉軍的恨意自然也是達到了頂點。

    付出數百條人命的代價,卻連那個簡陋營寨的邊都沒有摸到。畢竟慕容部卒力雖然勇壯,但也畢竟都是血肉之軀,眼見前方袍澤成排倒下,又哪敢再以血肉之軀去迎接晉軍那恐怖箭矢,自然陣型崩潰,向后飛逃。

    寨墻內觀戰的劉群眼見戰況如此,也是激動得老臉漲紅,如此全面壓制的陣仗,若非親眼所見,他真是想都不敢想象,尤其在眼望著慕容部那些兇惡的兵卒們狼狽后竄,劉群更是激動得捻須大笑,只是笑著笑著,他眼眶卻變得潮紅起來,直至淚花閃爍,語調也充滿了傷感:“蒼天不棄,王業再興!可惜英烈先人,已經難睹壯闊……”

    此刻的劉群,才算是真正感受到何以溫放之這年輕人哪怕身陷囹圄、仍有壯氣豪膽,身后有此強大后盾,遼邊縱是胡賊兇惡,又有何懼!

    此時寨外的敵軍,已經盡數撤至戰線之后,經過了將近一個時辰的騷亂并調整,陣勢才又有集結趨勢。

    在見識到南國王師之可怕后,慕容遵再也不敢小覷對手,這一次的進攻便也做出了調整,兵眾們不再是一擁而上,千數卒力集結于戰場正面,另有數百人則向兩翼散開,于山嶺河澤之間,尋找能夠欺近營寨后路的道路。

    畢竟正面的戰陣沖殺,也非當下慕容部卒力擅長,遼邊復雜的地理形勢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們的戰斗風格,充分利用遼邊山林眾多的地形優勢游擊纏斗、伺機反殺,才是他們所熟悉的戰斗節奏。

    陣型調整完畢之后,正面那千數騎眾再次向營寨欺近,只是這一次的進攻要謹慎得多,不再是一味猛沖,緩緩向前推進,且陣型完全散開,不再集中給予晉軍攢射的機會。

    這一次的進攻倒是頗有效果,營寨內晉軍雖然器械兇猛,但畢竟卒力有限,很難鋪開覆蓋整個戰場的箭雨。

    慕容部騎兵們在又付出幾十條人命為代價后,便漸漸摸清楚晉軍箭射節奏,在將要抵達最危險的區域之后,分散于戰線中的兵長們陡然暴喝一聲,胯下戰馬齊齊發力,向營寨直沖而來,由此也可見慕容部能夠稱雄遼邊并非沒有道理。

    雖然城頭王師也竭力發射兩輪箭雨,但這一次效果卻不慎明顯,已經有慕容部卒力沖入寨墻之下,并向墻頭仰射。雖然慕容氏弓械跟王師相比,可以說是綿軟無力,但在這樣近的距離內,也是擁有著不俗的殺傷力,能夠給王師形成一定壓制。

    寨墻上的箭矢被壓制,慕容部戰士們沖鋒欺近更得便利,很快寨墻下便聚集起數百慕容部兵眾,準備開始真正的攻戰。

    正在此際,寨墻洞開,早已經陣列于此、待戰多時的徐朗率領三百精卒兩手持住斬馬刀,陣型凝實如鐵壁一般直向慕容部卒力撲去。

    跟甲胄堅固整齊的晉軍王師相比,慕容部這些卒力簡直就是柔軟的肉蛆,更兼聚集在寨墻之下,連基本的沖擊力都無。這一場戰斗較之此前那場沖鋒還要慘烈得多,甚至不可稱為戰斗,簡直就是晉軍自恃甲械強悍的屠殺!

    盡管慕容部本身也頗多悍勇卒力,哪怕裝備完全處于劣勢,仍然悍不畏死的向王師撲殺而去,可是他們手中刀槍戳在王師士卒身上,連破甲都做不到,而王師戰卒手中刀芒翻飛,觸者即亡,無一例外!

    于是,在經過將近一刻鐘的慘烈廝殺之后,慕容部這些兵眾們在丟下滿地殘肢斷臂之后,再次向后方潰逃而去。

    可是這一次,他們便沒有從容調整的好運氣了,因為慕容疆、慕容評等人所率卒眾就分散在左近山野間觀戰,接連兩場碰撞,王師雖然兵力不多,但對慕容遵的部眾卻是完全的碾壓虐殺,那種雄壯足以令這些膽怯之人被激發血性,各從山野殺出,直接沖入慕容遵的潰卒部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