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玄幻小說 > 大梵行 > 正文 第277章 雪山之巔
    離將丫丫護在身后,數千修士已經圍了上來。

    司徒歸右手一招,半空這千具傀儡再次懸在眾人頭頂。

    而此時,終究有一人出來打圓場。

    “誒誒誒,如此劍拔弩張的樣子,是做什么吶?”云飛揚適時的又從人群中走出。

    “云飛揚,你最好少管閑事!”黑山羊老大冷聲道。

    “若是雙方都兩敗俱傷,難不成他就會放你們進去?”

    云飛揚問道。

    眾人聽罷,又將兵器收好。

    “那你說該怎么辦?”烈火叫道。

    “這樣如何,你們讓他們進入這結界內。而我也嘗試能否與這結界產生共鳴,若是我能進得去這結界,必定打破這結界?!?br />
    云飛揚笑著,右手之上一股藍茫掠過。

    離見此,心中暗道。

    云飛揚先前攻擊黑山羊之時,使用的乃是風之界力,速度奇快無比;

    而他又是怒海一族,自然修煉了水之界力的變種,近海之力;

    他此時,竟然又展現了第三種界力,冰之界力。

    仿佛知道了離所想一般,云飛揚高聲道:“不錯,我修行的乃是三種界力。風之界力、近海之力與冰之界力。所以諸位大可放心,我也有機會進入這結界?!?br />
    “常人要修行一類界力便已是萬難,他竟然同時修行三種界力?!?br />
    “這云飛揚,真是鬼才吶!”

    “咱們最好別惹他!”

    ……

    “我這提議,大家有沒有意見?”云飛揚再次問道。

    黑山羊老大還想說什么,烈火抬手攔住他又道:“那就遵從飛揚哥所言,在下多謝了!”

    “嗯,如此甚好!”

    云飛揚轉身又道:“黑衣所屬,還不進去?”

    離拱手相謝。

    一層寒光乍起,已經覆蓋上白言一眾的頭頂。

    由離帶頭,往結界內行去。

    云飛揚站在兩方人中間,做個阻攔。

    待得白言最后一個進入結界,離的聲音再次從結界內傳出。

    “多謝!”

    云飛揚搖搖手,示意快走。

    離便帶著眾人往雪山上行去。

    ……

    第五層,沙漠地。

    云飛揚已將右手搭在結界之上,摸索著與結界的共鳴。

    烈火一眾也自知毫無辦法,只好盤腿坐在原地調息。

    數千修士中,也有大量冰之界力的修士。

    他們也紛紛來到結界旁,嘗試著尋找共鳴之法。

    其他參賽者,有些人直接開始原地挖沙,試圖在沙地里尋出隕鐵。

    那些什么都不作為的,也只是盤坐在地觀望著眾人。

    ……

    第六層,雪山。

    一眾,幾乎皆是黑衣。

    只有丫丫穿著一襲白衣,衣服上沾的沙已經抖去。

    就如一朵白牡丹,在一眾黑衣面前格外顯眼。

    ……

    雪山陡峭,風雪交加。

    方圓十尺之內,肉眼看不清任何東西。

    眾人呈一字長蛇形,由白言帶頭往山上走去。

    “大家手挽著手,免得在風雪中迷失而走丟咯!”

    白言提醒道。

    于是。

    最下頭,淵城所屬很自然的挽著手,最后由紫龍拽住離的左臂。

    最上頭,袁北轍拽住白言的手臂,往后依次接著湯帥等人,再就是旭展與峰河。

    司徒歸雙手叉腰,撅著小嘴站在原地,他太矮了,僅三四尺高。

    汐上前,又自然的挽住峰河的手,后頭又接著小鸞、小嘉與涯婧。

    離以眼神示意,丫丫臉頰通紅有些害羞。

    涯婧一把拉住丫丫的手,將她牽好,俏皮的咯咯咯笑著。

    丫丫俏臉一紅,依舊有些拘束。

    “司徒軍師,來!”

    離朝著司徒歸招招手道。

    司徒歸只好被離牽著小手,另一只手拽著丫丫的袖子。

    畢竟丫丫與離,兩人都相對其他人來說要矮一些。

    讓司徒歸在他倆中間,倒也合適。

    最關鍵的,是因為司徒歸乃是個嬰童。

    他牽著丫丫的手就像拉著姐姐的手,并無男女授受不親之說。

    而若是離與丫丫牽手,只怕愧對于那個送她匕首的人吶。

    眾人就如此,緩緩往山上攀登而去。

    ……

    山不知多高,自入了山腳,便已是風雪漫天,眼前都是一片白。

    眾人只是憑著感覺,往高一些的地方走。

    由白言在最上方開路,倒也最穩妥。

    離有意的守在幾位女子身旁,生怕若是出了事,自己無法在身邊?;に?。

    一路談笑著,眾人至今未有一員折損,倒也愜意。

    ……

    雪山之巔。

    頂峰是一片平地,平地之上皚皚白雪。

    雪有五六尺深。

    如若尋常人踏入雪中,定能將人淹沒至頭頂。

    然而,此時卻帶著幾抹鮮紅,撒在雪地上。

    十二位身著金甲之人,此時已是滿身血痕。

    他們都半跪在雪地上,亦或是有人攙扶。

    他們的金甲之上,是斑斑血跡。

    想來,這里已經經歷過一場惡戰。

    空中,嗷鳴嚎叫聲不斷。

    五個黑影在風雪之中,看不清面貌,只有隱隱輪廓。

    只知道它們體型巨大,最小的都百丈身長。

    伴隨著尖嘯或是低鳴。

    “沒想到這座次元界的主宰竟然如此團結!”一人說道,此人正是黃泉。

    黃泉的腹部已經被割開一條口子,傷口已經被赤炎界力燒焦。

    “何止是團結,這些主宰的實力,甚至強得可怕?!?br />
    又一人道,正是李世發。

    他的手里提著自己的大腿,大腿已經齊根截斷。

    面色慘白,氣息奄奄。

    “連曾將軍都死了,咱們估計也得交代在這里了?!幣慌喲雇飛テ?。

    此人是一位女子,姿色較好,看起來三十多歲左右。

    ……

    空中。

    “十二位人類強者,如今有一戰之力的僅有三人;半死不活還吊著一口氣的五人;被我們殺死的共四人?!?br />
    這聲音仿佛兇獸的嘶吼咆哮,狂妄卻又暴躁。

    “啾啾啾!咱們五個,已經好久沒有攜手戰斗了?!?br />
    這個聲音尖銳有力,仿佛能劃破云端。

    “孔雀,對待人類可萬萬不要心慈手軟!”

    “是啊,咱們四個都殺了一人,唯獨你狠不下心?!?br />
    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孔雀王道:“直接殺了他們,哪里有慢慢折磨有意思?”

    “等會兒!”一個聲音嚴肅道。

    “猿王,又看到什么了?”先前那兇獸之聲再次響起。

    猿王道:“有人類進了雪山!”

    “是新主嗎?”

    其他四個異口同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