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旭就在旁邊,恰好能聽見手機里傳來的聲音,第一個反應是不解,羅正海在搞什么鬼?

    像他那樣的人物,難道要用裝病這招,來威脅羅希云跟自己分手?

    這個想法,他自己都覺得荒唐。

    難道,真的是病倒了?

    他不由想起上次跟希云一起從羅家離開的時候,聽到趙菲倩那驚慌失措的聲音,感覺不像是裝的。也許,羅正海的身體確實不太好。

    “我知道了?!甭尷T撲低?,就掛了電話。

    她抬起頭,拉起他的手,說,“沒什么事,我們上樓去看看吧?!?br />
    陳旭沒動,抓緊她的手,說道,“去醫院看看吧,再怎么說,那也是你爸。他現在進了醫院,肯定希望你去看他?!?br />
    羅希云有些怔然地看著他,好一會,輕輕點了點頭。

    陳旭能看得出來,她點頭過后,整個人有一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他知道自己猜得沒錯,她對于羅正海,還是有很深感情的。

    他的心里,對羅正海不是沒有芥蒂。但是他更加清楚,血緣親情是無法割舍的。讓自己的女人只能在愛人和親人當中選一個,無疑是愚蠢的做法。

    不管他對羅正海是什么樣的觀感,至少在羅希云面前,他要表現得大度一點。

    就算老丈人安排了什么陷阱在等他,他也毫無畏懼,最多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在上一個夢境中,他學會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碰到困難與挑戰,絕不能逃避。越是逃避,往往會陷入更加可怕的處境當中。

    當你直接面對的時候,你會發現,這些困難,也不過如此。

    “我送你過去吧。等到了醫院,我在外面等你?!背灤袼檔?。

    羅希云點點頭,報出了醫院的名字。

    陳旭用導航一搜,那所醫院離得不遠。四十分鐘后,就到了。

    他們剛下車,就有一個穿著黑色西服的男人走了過來,神情略帶恭敬,“羅小姐,陳先生?!?br />
    羅希云明顯認識那個男人,問,“他,在哪個病房?”

    “請跟我來吧?!蹦腥嗽誶懊媧?。

    羅希云用詢問的目光看向陳旭,陳旭說,“走吧,一起去看看?!?br />
    他很想看看,羅正海是真的病了,還是在搞別的什么把戲。

    夜晚的醫院,顯得格外的寂靜。

    在那個男人的帶領下,陳旭兩人越過了急診部和門診部的大樓,來到了后面的住院部。

    一直到上了樓,來到一個病房門前,都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羅總就在里面?!蹦腥慫檔?。

    羅希云回頭看了陳旭一眼,說,“我進去看看?!?br />
    “去吧,我在這里等你?!背灤窀慫桓齬睦男θ?。

    羅希云進去后,陳旭見那個男人也站在門口,兩人這樣大眼瞪小眼,也挺尷尬的,于是走到了走廊的盡頭,那里是一個陽臺,用玻璃門隔開,有一男一女分別站在一頭,正在吸煙。

    男的是個陌生人,女的那位卻是認識的。正是羅正海的續弦,趙菲倩。

    雖然只能看到側臉,他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她手里夾著一根細長的女士香煙,望著陽臺外面,整個人透著一股冷冰冰的氣息。跟上次在羅家見到的時候,氣質截然不同。

    有那么一瞬間,陳旭還以為自己認錯人了。

    似乎察覺到他的目光,趙菲倩微微側過頭,看了他一眼,目光相當的冷漠。很快,又將目光移開,繼續望著外面。

    這時,另一邊的男人抽完煙,將煙頭摁滅后,扔進桶里,拉開玻璃門,走了。

    男人可能以為陳旭要到陽臺,沒有將玻璃門拉上,就這樣開著。

    陳旭猶豫了一下,就這樣到陽臺外面,跟她待在一起,似乎挺尷尬的。但就這樣離開,好像也有點尷尬。

    “老羅的父母去世后,心臟就開始有點問題?!閉苑瀑煌蝗豢諏?,她手里夾著煙,手指按在額頭上,從紅唇里,吐出一道白色的煙霧。

    陽臺頂上,亮著一盞燈,瓦數并不高,光線略暗,讓她的側臉的光暗對比特別明顯,呈現出一種立體感。

    陳旭看著這個仿佛變了一個人的女人,一時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話。

    “上次,你跟希云離開后,他犯病了?!?br />
    “今天,他說心臟又有點不舒服,我讓他過來住院,這里有最好的心臟方面的專家?!?br />
    說到這里,她終于轉過頭來看著他,“我不知道老羅為什么會對你有這么大的意見,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請你以后,不要再出現在他的面前?!?br />
    陳旭終于邁過了那道玻璃門,走到了陽臺外面,沒有看她,說,“我個人對你老公沒有任何意見,他生病住院,我覺得很遺憾?!?br />
    “說實話,如果可以的話,我并不想跟你們這樣的人打交道??上?,他終歸是希云的親生父親。我想,不管他再怎么不喜歡我,下半輩子,也不得不面對我這個毛腳女婿了?!?br />
    趙菲倩盯著他,目光有些冷,聲音更冷,“老羅會顧忌著他的女兒,不會對你怎么樣。但是你要明白,羅希云不是我的女兒?!?br />
    陳旭皺著眉頭,“你在威脅我?”

    “我只是在提醒你,做人要識相一些?!閉苑瀑喚故R話氳南閶淘誶繳限裘?,扔進了垃圾桶,轉身離開了陽臺。

    陳旭沒有放狠話,他知道這毫無意義,在別人聽來,反而會覺得他露怯了。

    每個人在關系到切身利益的時候,會有不同的反應。沒想到之前看起來像個賢妻良母的趙菲倩,會有這樣的一面。

    同樣的,趙菲倩肯定也想像不到,他為了羅希云,能做到什么程度。

    陽臺里,依然彌漫著煙味。

    他覺得嘴里有些干,摸了一下口袋,才想起最近好久沒抽煙了。想著羅希云隨時可能出來,就打消了下樓去買煙的念頭。

    他回頭望去,趙菲倩并不在走廊里,也不知道是不是進了病房。只有那個男人還守在門口。

    他心中一動,走了過去,迎著對方有些疑惑的目光,問,“有煙嗎?”

    男人從口袋里拿出掏出一包荷花還有火機。

    陳旭猶豫了一下,想著在病房區點煙終歸不太合適,便接過煙和火機,說,“謝了啊?!弊叩窖秈ㄍ?,點起一根,深深吸了一口。

    他看著陽臺之外,默默地想著心事。因為想得太入神,完全忽略了身后的腳步聲之類的動靜。

    不知過了多久,身后響起羅希云的聲音,“陳旭?!?br />
    他才回過神來,將抽到一半的煙掐滅了,問,“他沒事吧?”

    羅希云搖了搖頭,問,“你怎么抽煙了?”

    “有時會抽一點?!背灤竇廴ξ⒑?,忙岔開這個話題,“你看起來好像有點生氣,是不是他罵你了?”

    “不是,是另一個女人?!甭尷T鋪崞鷲飧讎說氖焙?,眉頭是皺著的。不像是厭惡,更像是忌憚與不安。

    陳旭下意識地以為是趙菲倩,接著又覺得不太像,問道,“病房里還有其他人?”

    剛才他跟守在門口的男人拿煙的時候,什么都聽不見,只能說這里的病房隔音太好了。

    “我也沒想到,會在病房里碰到她?!彼艘豢諂?,抓著他的手,說,“我一直等到她離開后,才出來的?!?br />
    聽她這么說,陳旭就知道自己剛才的感覺沒錯,她有點怕那個女人,更奇怪了,“是你爸的敵人?那怎么會讓她進病房?”

    “嚴格說來,她跟我們是親戚,我小叔的老婆?!?br />
    “那就是小嬸了?!背灤袼底?,臉上恍然,已經腦補出了一出豪門兄弟爭奪家產的大戲。

    羅希云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誤會了,有些嚴肅地說,“不是你想的那種關系。我小叔他,已經死了?!?br />
    “哦?!背灤裨僖淮畏⒒恿訟胂窳?,“難道,她以為她老公是你爸給害死的?”

    羅希云搖頭,“他們剛結婚,我小叔就在一場斗毆中,全身癱瘓。在床上躺了兩年,突然有一天,心臟病發去世?!?br />
    陳旭微微一怔,這劇本,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啊。

    “在我小叔死前的一年,我爺爺奶奶先后去世了。之后,她順理成章地掌握了屬于我小叔的遺產?!?br />
    陳旭聽到這里,哪里不明白她言外之意,只覺得腦后直冒冷氣。這樣的女人,也太可怕了。嫁到羅家才兩年,就讓羅家死了那么多人。

    羅正?;岬惺鈾?,一點也不奇怪。

    羅希云正色道,“總之,那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女人。以后,如果你遇到她,一定要非常小心。最好連話都不要跟她說?!?br />
    陳旭覺得她將那個女人給妖魔化了,笑著說,“有那么夸張嗎?”

    羅希云皺起眉頭,說,“我到現在,還記得第一次跟她見面的時候,她站在門口看著我,對著我笑。我當時就寒毛直豎,動都不敢動一下。她給我的感覺,就不像是一個活人……”

    PS:吃完飯回來,馬上碼了這一章??叢諼藝餉淳匆檔姆萆?,給幾張月票吧,還差五百票,就新書月票榜第六了,大家幫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