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小時后!

    穿著一件淡紫色裙子的琴重新走進了辦公室里面。

    馬克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艷道:“你還換了一件衣服?”

    琴直接丟了一個白眼給馬克,更是無視坐在旁邊的杰克,將目光投向黛比說道:“我這邊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們先聽哪一個?”

    黛比微微一愣,道:“好的!”

    琴微微一笑,道:“好消息就是卡拉·貝斯是五個月前,來到紐約的時候覺醒X基因的,也是在澤維爾天才學院上學的一名學生?!?br />
    杰克眼前一亮,道:“那太好了,把我給我們吧?!?br />
    “恐怕不行!”琴收斂了笑容看著杰克說道:“卡拉·貝斯承認今天早上有去過那家中餐廳,但并沒有犯下你們發出的通緝上的任何一個罪名?!?br />
    “……那壞消息呢?”

    琴微微一笑,身子側到一邊,露出了外面毛茸茸的藍精靈道:“麥考特先生將送你們離開學院?!?br />
    說完,直接無視沙發上的馬克,便是轉身離開!

    ……

    行駛在道路上的雪佛蘭汽車里面。

    “老大,現在怎么辦?”杰克皺著眉毛,揉了揉自己發疼的屁股,有些郁悶的說道:“總不能相信葛蕾女士的一面之詞吧?!?br />
    坐在后面撥弄著手提電腦的黛比一言不發,手指如同芭蕾舞者一樣,快速的在鍵盤上跳躍著。

    頓了頓!

    黛比抬起頭,看著駕駛著汽車的馬克說道:“老大,我重新檢查了一下監控,看到了這個?!?br />
    “滋——”

    將汽車??吭諑繁?,下了車的三人看著電腦屏幕中的播放監控的畫面。

    在監控畫面之中,隨著帶著兜帽的卡拉貝斯離開餐區之后,一個背著書包好似十八九歲的女生站立在自助餐區里面。

    馬克眉毛微皺道:“有什么問題嗎?”

    “你看她的手……”

    黛比暫定了畫面,一頓操作之后,一個反光的金屬板出現在畫面之中,透過反光,可以看見那名女生手上似乎拿著一個什么地方,噴過所有的食物……

    “為什么之前沒有發現?”

    黛比聳了聳肩膀說道:“底下的探員在調出監控比對人口的時候,應該排查到卡拉·貝斯這一層,就沒有繼續排查下去……”

    馬克眨了眨眼睛,不由的搖了搖頭!

    沒辦法!

    隨著變種人的增加,再加上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渲染。

    只要一些主要城市發生難以解釋的案件,總會不自然的將嫌疑人的目光轉移到變種人的身上。

    大環境如此,FBI自然也不能免俗。

    ……

    回到聯邦大廈之后,馬克就出現在屬于他的辦公區內。

    拍了拍手!

    頓時,一眾正坐在自己椅子上的二十多名探員紛紛抬起頭。

    將目光落在了馬克的身上!

    “誰負責視頻監控的?!泵卓松ㄊ恿艘蝗χ?,淡淡的問道!

    “……是我!”坐在最后面一排的眼鏡男不明所以的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如此說道!

    馬克微微一笑,隨即淡淡的說道:“你被炒了!”

    “……”眼鏡男!

    馬克扭頭看了一眼被自己叫進來的門衛說道:“幫助他收拾一下東西,從我的辦公區滾出去?!?br />
    兩個五大三粗的門衛頓時點了點頭,擼起袖子就是朝著那名眼鏡男的辦公桌走去。

    十分鐘之后,等到兩名門衛將眼鏡男請出去之后,馬克朝著旁邊的黛比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馬克叉著腰站在辦公區的中間,指著出現在大屏幕上的那名具有重大嫌疑的女生說道:“這個人,給你們一下午的時間,我要知道她是誰,住在哪,今年多大,有沒有男朋友,上哪個學?!?br />
    “老大!”

    “你有問題?”

    馬克微微一笑,看著回到座位上面出聲的杰克說道:“沒關系,我是民主黨?!?br />
    杰克微微一愣,但在同事們投來的鼓勵目光下,鼓起勇氣小心翼翼的說道:“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了?!?br />
    馬克微微皺眉道:“我沒理解?!?br />
    “……該下班了!”

    馬克恍如大悟的點了點頭,笑容滿面的看了一圈眾人說道:“要下班的舉手先?!?br />
    一時間,眾人你看我,我看你。

    過了好一會,愣是沒有一個人舉手。

    剛剛殺掉的那只雞墳頭還沒長草呢,這一刻,跟馬克有過公事經歷的眾人頓時想起了一年前被馬克所支配的恐懼。

    馬克很是滿意的笑著點了點頭,看向自己的小伙伴杰克說道:“看來就你一個人要下班?!?br />
    杰克瞬間呆滯,隨即將求助的目光投向黛比。

    黛比目不斜視,雙手在鍵盤上面跳舞,頓時從監控畫面中截取一張比較清晰的圖片,拖到數據庫里面進行比對。

    無奈之下,杰克只能看向皮笑肉不笑的馬克小心翼翼的說道:“我答應凱瑟琳,今晚見她父母的?!?br />
    馬克笑了笑,道:“你不擔心你跟凱瑟琳吃晚飯的時候,也會如同今天的早上一樣的遭遇?”

    “……”杰克!

    “法克!”馬克如同川劇變臉一樣,直接掃視著辦公區的探員們沉聲的說道:“往食物里面投毒,是最下作的,出去看看,今天的紐約餐館有幾個敢開門營業的……”

    頓了頓!

    馬克緩了緩語氣,說道:

    “司法部長問我多久能破案,我說三天之內……”

    “其實我最想的就是明天早上破案,我們晚破案一天,紐約市就會惶恐一天……”

    “伙計們,整個紐約市的目光全部聚焦在我們聯邦大樓身上……”

    “無數的民眾期待著我們早日破案,紐約警局更是在旁邊虎視眈眈等著看我們笑話……”

    “你們也不想今天早上的遭遇發生在你們身上吧……”

    “……什么時候找出這個該死的女子名字,什么時候才可以下班!”

    說完!

    環視了一圈鴉雀無聲的辦公區,馬克冷冷的一笑!

    面無表情的轉身離開,留下一臉震驚的眾人。

    就在馬克身影消失在眾人視線中之后!

    “老大……他去哪?”座位上的杰克眨了眨眼睛。

    “現在幾點?”黛比看了一眼杰克面無表情的問道!

    杰克突然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整個人的心情都不好了,壓低了聲音說道:“該死的,他剛剛說的話都是放空氣嗎?”

    黛比微微一笑,道:“老大什么時候加過班?”

    “……”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