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噗……”

    馬克撐著手,從地面上站立起來,無視失去了一只手臂,表情猙獰的哈圖。

    將兩枚刀片從那兩個猥瑣男的額頭上取了出來。

    雙手一合!

    重新變成了一柄銀白色的匕首,插回了自己的腰帶夾層里面。

    開玩笑!

    真以為馬克能夠從初級探員混到如今的主管探員,是靠的運氣和關系嗎?

    自打馬克能夠活動筋骨開始,跟著電視里面的波大瑜伽老師學瑜伽!

    離開??慫怪?,在這十四年中!

    柔道、巴西戰舞、馬伽術、空手道、泰拳……

    更別說!

    在駐守東國的那一年內,馬克雖然沒有出門,但面對外國友人喜歡武術的愛好!

    東國情報機構還是幫忙找來了一位,據說祖上諱李,使得一手出神入化飛刀的特工來上門傳授!

    整整一年時間內,馬克一手飛刀絕技不說冠絕天下。

    也可以說是,十步之內,例無虛發了!

    可謂說。

    就算沒有念力在身,以馬克的武力值,都足以吊打五十人以下的社會活力社團!

    失神?

    在馬克看來,就是在自掘墳墓!

    尤其還是站在馬克面前失神。

    難道這位信奉某位神的哈圖不知道東方的一句古話嗎?

    近在咫尺,人盡敵國!

    輕蔑的笑了笑,走到剛剛哈圖所在的位置,將桌面上的橢圓形起爆器拿在手上。

    轉身看著面容嚴重扭曲,被兩名特警夾起來的博拉姆哈圖淡淡的說道:“我現在把你手臂給斬斷了,你的神在哪里?”

    額頭上,汗珠滾滾而下的哈圖用著一雙充斥著鮮血的雙眸,死死的看著馬克說道:“該死的美國人,你會后悔的!”

    馬克靜靜的搖了搖頭道:“我會不會后悔是我的事情,但你現在肯定后悔了!”

    “你別得意,我的信使已經放出去了……”

    “你是指,你化名青鳥在網絡社區勾搭的另外三名無知少女?”

    “……”

    馬克淡淡的一笑,道:“不好意思,我們已經全部找到了!”

    話音落下,哈圖的模樣更是扭曲的不成人像,努力的掙脫著身后特警的束縛,朝著馬克怒吼道:“狡詐的美國人,總有一天,神會把你們帶給我們的痛苦,千倍萬倍的還給你們……”

    馬克嗤鼻一笑,不經意的撇過地面上,那掉落的那只斷手!

    落于斷臂紋身處,雙眸微微一縮!

    隨后!

    直接對著兩名特警揮了揮手!

    等到特警夾著哈圖離開之后,馬克看了一眼跟著后面進來的賈斯丁,微微一笑。

    走到賈斯丁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看,對待恐怖分子,沒什么比強攻更有效果?!?br />
    賈斯丁看著兩名從浴室里面被救出來的民眾。

    “啊……疼!”

    “上帝……”

    收回了目光,賈斯丁幽幽的看著馬克說道:“你應該慶幸,子彈只是擦破了他們的頭皮而已?!?br />
    馬克淡淡一笑,攤開雙手說道:“你在外面,你不知道剛剛里面有多危險……”

    “但我知道,你又要被內務處約談了!”

    “一幫喜歡動嘴的小丑,他敢約談,我就敢辭職加入CIA!”

    馬克毫不客氣的眉毛一挑,如此說道!

    在九八的時候,馬克破獲一起肯尼迪機場爆炸案的時候,當時的CIA主管就曾經給他拋出橄欖枝。

    并且承諾!

    CIA的大門永遠為馬克敞開。

    要不是CIA在國內沒有執法權限,馬克早就想搭上CIA這班機!

    體驗一回邦德的人生了……

    見狀!

    賈斯丁搖了搖頭,徑直的朝著門外走去。

    人質都救出來了,再呆在這里,賈斯丁幾乎可以想到馬克接下來要說什么話了。

    “慢走啊,有空常來……”

    賈斯丁腳步一愣,聽著身后那欠揍的聲音,更是加快了步伐。

    ……

    回到聯邦大廈之后。

    剛剛一進來,就看見拜倫帶領著一群人,站在辦公區里面。

    看到馬克一行人之后,率先鼓掌!

    下一秒!

    掌聲如雷動!

    “恭喜你,馬克,第十三起恐怖襲擊案件成功告破?!卑萋孜⑿ψ趴醋怕砜巳绱慫檔?。

    馬克微微一笑,擺了擺手道:“只是個小案子而已,不值一提!”

    “部長可不這么認為,他剛剛已經得到消息了……”

    在二樓和眾人寒暄了幾句,馬克擺了擺手,看著奮戰了一夜的眾人微笑著說道:“今天放假,提前下班?!?br />
    “那奧圖……”

    “等明天再審訊,反正一時半會也死不了!”

    “……老大,我愛你!”

    “你們知道我取向的……”

    走上彎曲的樓梯,看著底下陷入狂歡的眾人,馬克不由的搖了搖頭!

    推開了自己的辦公室房門!

    一張一弛才是御下之道,反正少了馬克這一組,還有其他三組呢。

    放一天假,對于剛剛破獲了【聯邦廣場投毒案】的馬克小隊而言。

    就算是內務處,也找不出任何借口出來……

    直接朝著辦公室的沙發一躺。

    頂著天花板約莫過了半響,馬克這才從口袋里面摸出一個項鏈的掛件!

    輕輕的打開。

    掛件之中有一張微小型的照片,一個充滿域外風情,帶著面紗的女子微笑著面對鏡頭。

    笑容,發自內心!

    “阿麗亞……”

    馬克嘆了一口氣,看著照片中的阿麗亞。

    心底,不由的涌出一絲絲的狂躁和……

    “你在內疚?”九妹跳了出來,空靈珠直接擱在馬克的額頭上,脆聲的說道:“第一次看到渣男也會內疚的?!?br />
    馬克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笑容,道:“其實……我當時猶豫了好久,才做出這個決定的?!?br />
    在交合完之后,馬克知道了這么一個讓人震驚的消息。

    思前想后了很久。

    最終做出了將整個問題上報的決定!

    空靈珠忽閃著幽藍色的光芒,九妹更在盤膝坐在空靈珠的空間里面,一動不動!

    “阿麗亞當時被內務部帶走的時候,我知道她心里恨透我了?!?br />
    “那你為什么……”

    “阿麗亞的家庭幾乎就是一群被洗腦的家伙,如果我隱藏這個話,阿麗亞的下場會比這個更慘,甚至……”

    比起有朝一日在恐怖分子名單之中看到阿麗亞的名字。

    馬克更愿意阿麗亞被及時發現,被捕入獄!

    比如阿麗亞有朝一日會死無葬身之地。

    被關押幾年時間,又算的了什么……

    一手舉著掛件,一手枕著自己的后腦勺!

    嘴里!

    輕輕的哼起了當時阿麗亞教的歌謠!

    緩緩的閉上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