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第031章:論如何合理的致富
    一九九五年!

    經過了這么多年的發展,凡爾納的地心世界理論被科學界無數專家定義為【無稽之談】!

    但在紐約大學,卻有這么一對任職地質學教授的兄弟兩人是堅定的凡爾納主義者。

    弟弟布蘭登·弗雷澤,提出了一套看似稀奇古怪的假說設想,卻因此淪為學院笑柄,學術名聲幾乎毀于一旦!

    而他的哥哥,馬克思·費雷澤則身體力行,為了搜尋傳說中的【地心通道】,于那一年獨自前往冰島,為自己弟弟的理論尋找證據!

    至此,下落不明!

    當時的馬克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還沒有立刻聯想起來。

    畢竟,馬克當時正在努力上進,為了以后能過的更舒服一點,打著基礎。

    直到——

    在花了十萬美刀信用卡之后,馬克這才想起來這條新聞。

    從為數不多的記憶片段中提取出來一個畫面!

    滿滿的紅寶石和鉆石礦。

    在馬克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絕佳撿錢的地方。

    為此,馬克公器私用,專門動用了手下的探員,搜索著冰島曾經出過事故而被關閉的礦洞!

    托馬里斯礦業,這所曾經風頭大聲的冰島公司,在一次慘烈的礦洞事故中犧牲了將近九十名礦工。

    在漫長的官司中糾纏中,托馬里斯礦業終于宣布破產倒閉。

    而這個位于斯尼菲爾山脈的礦洞,自此就被關閉了。

    到了現在,已經約有六十多年的歷史了!

    到達斯奈山半島之后,又花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的路程。

    馬克身下租借的這輛橘色的皮卡車緩緩的??吭諏慫鼓岱貧澆畔?!

    “嘭——”

    下了車之后,凱特咬了一口手上的三明治朝著馬克有些埋怨的說道:“親愛的,這可不是我想象中的度假?!?br />
    在凱特看來,她還以為能和馬克去看瀑布、去看冰川……泡溫泉。

    而……不是跑到這一望無際,光禿禿,不長草竟長石頭的山腳下。

    來尋找什么,無比荒謬的地心通道呢。

    將夾在皮卡車后面的摩托卸了下來,將兩個背包綁在摩托車的兩邊。

    馬克騎了上去,朝著凱特微微一笑,道:“相信我,我保證這次一次無比難忘的經歷?!?br />
    凱特看了一眼已經戴上墨鏡的馬克,在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速食三明治說道:“行吧,但我告訴你,如果沒有,剩下的兩天時間都按我說的來?!?br />
    “就這么定了!”馬克微微一笑!

    凱特無奈的搖了搖頭,將最后一口三明治吃了下去,坐上了摩托車的后座,摟著馬克的腰際……

    半響!

    “嗡——”

    摩托車發出一聲不太正常的轟鳴,在凱特的驚呼下,宛如一頭脫韁的野馬一樣,快速的朝著那個早已經廢棄了許久的礦洞奔去——

    半個小時后!

    隨著坡度越來余越陡,剩下的摩托車的動力也開始漸漸變的不足。

    馬克在凱特戲謔的目光下,尷尬的一笑!

    只能提拉著兩個背包,一馬當先的走在前面。

    身后,凱特無語的說道:“你知道嗎,如果我想爬山度假的話,本土有很多山我沒有去過的?!?br />
    前面的馬克一言不發。

    他打定主意了,一旦等到尋寶收獲結束之后,回到機場的時候。

    立馬把那該死的租車公司給砸了。

    明明都指定說了,要一輛能夠騎著上喜馬拉雅的摩托。

    結果給了他一輛鈹銅爛鐵。

    這是專門欺負外國友人不成?

    奸商!

    爬上了一個陡坡之后,馬克看了一眼手上的來之前專門讓人制作號,連同衛星的定位裝置。

    抬頭看向前面一處光禿禿的山壁,和一個鑲嵌在山壁中的山洞……

    眼前一亮,朝著凱特說道:“看吧,我想來是一名實踐主義者!”

    凱特直接給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那只是一個山洞,你要是說山洞里面就是地心世界的話,那當我沒有說話!”

    馬克有些無奈的擺了擺手,道:“跟……跟我來就好了?!?br />
    “隨你!”凱特扭頭看了一眼。

    她發誓,這不是她所期待的假日,一點都不是!

    走進黝黑的山洞之后!

    打開大功率的手電筒,牢牢的走在前面。

    跟在身后的凱特則是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四周!

    “我以為那個你說的礦業公司的洞口應該在山腳下呢……”

    “是在山腳下,不過,那個洞口被當時的爆炸所淹沒了,我們只能從上面下去!”

    “上面?下去?怎么下?”凱特微微一愣,隨即猛地搖搖頭說道:“想都別想,你不是不知道,我恐高!”

    馬克一把摟住準備朝洞口外面走去的凱特,微笑著說道:“拜托,我是誰!”

    “老實說,你現在的模樣跟我姐姐小時候的表情差不多……”

    馬克一愣,隨即說道:“別擔心,我早有準備,不然你以為我買那么粗的繩子干嘛……”

    “……”

    又是半個小時。

    直接無比熟練的索降下來的馬克皺著眉毛挖著自己的耳朵有些夸張的說道:“哇……我差點以為我的聽力在剛剛消失了……”

    “法克……”凱特直接抱著粗口,抓著背包就是朝面帶微笑的馬克身上砸去。

    剛剛那索降的十秒鐘,簡直就是凱特揮之不去的噩夢。

    狼狽的躲閃著凱特的攻擊,馬克笑著說道:“親愛的,恐高是心病,你確定不要找你姐姐治療一下?”

    “法克……你給我站??!”剛剛緩和了好的凱特一聽這話,頓時又怒了。

    直接抓著背包,朝著跑到前面的馬克追去。

    她發誓,要把那凌亂的金發,徹底的變成雞窩!

    不到一會兒。

    馬克頂著一頭金發雞窩有些無奈的看著凱特說道:“我們有過約定,絕不可以那鼓掌運動威脅對方的?!?br />
    “我是女士,我有權利反悔……”

    “……”馬克!

    不由的搖了搖頭,看了一眼插在不遠處地面上的一個木牌。

    “嘭——”

    馬克舉著手電筒,找到一個閘門,直接吹了吹那滿是的灰塵。

    直接抓住閘門,狠狠的往下面一拉!

    下一秒!

    電力機瞬間轉動,塵封了將近六十年的橘色燈光再一次照亮整個礦洞。

    好似給眼前的世界蒙上了一張黃色的過濾鏡一樣!

    托馬里斯礦業!

    木牌上的名字,這一刻以一種朦朧而神秘的狀態呈現出來……

    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鐵軌,和架設在鐵軌上的人力運輸車。

    馬克慢慢的將目光轉移到了旁邊的女友身上!

    微微一笑,道:

    “準備好下一輪冒險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