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第114章:專為馬克而來的神秘人
    下一秒!

    布朗·克勞的雙眸猛地一縮,一顆造價最高三美刀的黃燦燦小可愛急速的在他瞳孔之中迅速擴大。

    “怎么……”

    “嘭!”

    “轟隆——”

    直接被巨大的沖擊力轟倒地面上的布朗·克勞,低頭看了一眼脖子間出現的一個灌穿小洞。

    “嗚……嗚……”鮮血不斷的從那個洞口瘋狂的灌涌出來!

    躺在地上,雙眸無神的看著倉庫頂端的一個正在結網的蜘蛛……

    “嗚嗚……”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的茱莉亞亦是面露驚恐的看著突兀倒在地上的布朗·克勞,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

    就在這時!

    “快,快,快……”

    十名穿著作戰服兜著臉的士兵突然從外面用了進來,為首的一個家伙走到已經奄奄一息的布朗·克勞的身邊!

    “啪嘰……”

    男子看了一眼布朗·克勞搭在他褲腳上的一只手,眉毛微微一皺,隨即掏出了手槍,對準了那一只咸豬手。

    扣動了扳機!

    “嗚嗚……”

    一聲弱不可聞的槍聲過后,布朗·克勞突然雙眸之中光芒大盛,發出一連串不知名的模糊用詞……

    “蠢貨!”男子嗤鼻一笑,直接又是一槍補在了布朗·克勞的眉心之上。

    “麻雀,安放炸藥!”

    “是!”

    “傭兵,高地!”

    “明白!”

    “寡婦,把這蠢貨給丟出去?!?br />
    “……是!”

    十分鐘后,被束縛住坐在椅子上的茱莉亞環視著空蕩蕩、寂靜如同深淵一樣的四周。

    她剛剛分明看到了那十幾個人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躲藏起來的。

    但眼下,她竟然都找不到任何可能表明有人存在的蹤?!?br />
    茱莉亞不斷的掙脫著,就算是她再笨,再怎么記恨馬克,此刻都明白一件事情了!

    這是專門為馬克設計的陷阱!

    “嗡——”

    在一個煙囪上面,稱之為傭兵的士兵看到遠處急速駛來的那一抹黃色閃電,透過瞄準鏡看到了車內駕駛位上滿臉陰沉的馬克。

    單手捂了捂耳邊的耳麥說道:“隊長,獵物進??!”

    “……收到!”

    匯報完之后,傭兵的身形重新變成剛剛的一動不動姿勢,手上的巴雷特穿甲狙擊槍跟隨者雪佛蘭車的車速死死的對準著馬克的胸口……

    半響!

    黃色的雪佛蘭停在了倉庫門口,馬克下車!

    環視了一圈四周的景色!

    寂靜!

    “嗚嗚……”

    馬克眉毛輕皺,扭頭看向正對著倉庫大門二樓護欄上被綁在椅子上的茱莉亞!

    茱莉亞不斷的掙扎著,同時用眼神向馬克示警!

    希望馬克能夠明白!

    后者微微一愣。

    發病了?

    馬克看著如同羊癲瘋患者一樣眼神飄忽的跟信號燈一樣的茱莉亞心中如此想到!

    不一會兒!

    看著走進倉庫的馬克,茱莉亞的動作更是加劇了起來。

    由羊癲瘋患者徹底的變成了狂犬病患者發病時候的眼神了……

    “放松……”

    馬克輕輕一笑,朝著不遠處通往二樓的樓梯走去,在經過一個雜物柜的時候。

    “嘭——”

    “啊……”

    馬克手槍槍口還在冒煙的手槍,看著一個從雜物柜里面撲通倒出來,捂著自己大腿慘叫倒地的一個士兵。

    淡淡的一笑,看向四周說道:“還不出來?”

    四周一片寂靜。

    馬克輕輕的一嘆,道:“老實說,你們這些人太高于簡單粗暴了。

    明明就不是做刺客的料子。

    一個直來直去簡單粗暴的士兵非要跟人家學刺客,這不是那自己的短處跟別人的長處比嗎?

    真以為那個在煙囪上面從頭到尾都瞄準我胸口的那個二傻子我沒注意到?

    別鬧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意見相左的地方完全可以商量嗎?

    發個請帖過來,我說不定也就去了!

    至于這么大費周章的把我騙到這里來嗎?

    對了!

    布朗·克勞呢?

    死了?”

    綁在椅子上的茱莉亞跟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

    下一秒!

    茱莉亞的身體頓時一僵。

    剛剛那個發號命令,帶著一個面兜的男子出現在茱莉亞的身后!

    手上舉著一把口徑粗礦的口腔對準了茱莉亞的眉心……

    “哎……”馬克嘆了一口氣,看著那個沉默不言的面兜男說道:“能告訴我這一次,我又招惹誰了?”

    面兜男沒有說話,只是左手手指微微一伸!

    這一刻,隱藏在倉庫四周的士兵們全部從藏身的位置顯出了身形!

    架著手上的長槍短炮對準了已經一只腳踏在臺階毫無掩體用來藏身的馬克!

    氣氛頓時緊張而肅殺起來!

    半響!

    馬克噗呲一笑,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倉庫四周的士兵:“一、二、三……十二、十三!”

    十三名同樣帶著面兜的士兵眼神不善的看著如同在數猴子數量一樣的馬克身上。

    “咔擦——”

    隨著子彈紛紛上膛的聲音,整個倉庫如同響起了一首一致的協舟曲一樣!

    “等等……”

    看著茱莉亞身后的男子準備揮手的動作,馬克突然插嘴說道:“能讓我問個問題嗎?”

    面兜男臉色不善的注視著馬克幾秒鐘,從牙縫里面擠出來一句說道:“……說!”

    馬克拍了拍西裝右肩上落下的一道灰塵,隨后給自己點燃了一根香煙!

    老實說,這種打打殺殺的生活,馬克有些厭倦了。

    明明可以動嘴的事情,總是又會喜歡簡單粗暴的來做這件事情!

    這讓馬克很傷心!

    吐出一個煙圈之后,馬克看向面兜男問道:“在殺死我之前,不是應該告訴我,是誰殺的我,或者說,你們奉誰的命令來殺我的?!?br />
    面兜男冷冷的說道:“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br />
    馬克呵呵一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臺階上,抬頭看著面兜男說道:“打了商量不行不行?”

    面兜男:“……”

    面兜男看著坐在臺階上表情風輕云淡的馬克。

    絲毫不明白,都這個時候,被他們已經圍剿起來的獵物,他的臉上竟然看不出一絲驚慌的表情!

    “……傭兵!”

    “在!”

    “外面情況怎么樣?!?br />
    “一切正常!”

    “你確定!”

    “確定,長官!”

    掛斷了與外面煙囪上的老鷹通話,面兜男的手指直接扣到了扳機上面,一懟已經驚慌失措的茱莉亞朝著馬克冷冷的說道:“你耍我!”

    馬克輕輕一笑,道:“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