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202章:異人族(保底求全訂)
    頓了頓!

    馬克將杯中的波本一飲而盡之后,示意吧臺后面的酒保續杯。

    看著琥珀色的液體流進杯中之后,馬克側著臉看著嘉穎淡淡的一笑道:“鄭賢有安置好你們嗎?”

    嘉穎點了點頭!

    在東國的時候,雖然馬克在大使館里面閉關,但還是將異人族的存在告知了鄭賢,并希望鄭賢能夠妥善的安置好異人族!

    畢竟,論包容性,有哪一個存在比得上漢族!

    嘉穎抿了一口橘子色的雞尾酒之后說道:“鄭賢局長將我們安置到了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同時將那里列為了軍事禁區和無人區,倒也沒有什么人會過來打擾我們?!?br />
    “那很好不是嗎?”

    “是很好,我一直還沒跟你說謝謝!”

    馬克搖了搖頭說道:“沒必要謝,鄭賢那個家伙可不會無緣無故的安置你們,讓我猜猜……你們有人也進入他們那個什么局了吧?!?br />
    當年,東國廣開變種人接收門的時候,就是鄭賢這家伙提議的。

    凡是西方不喜歡的,便是我們東國喜歡的。

    更何況!

    變種人而已,開什么玩笑,東國的祖上可是有修仙者存在的。

    論接受能力,東國可比那群西方蠻夷強上不止一點點了。

    說什么變種人是對上帝的褻瀆?

    呵呵!

    一口鹽汽水噴死你,區區一個上帝,想當年我們一個大乘期的修行者就能一拳轟爆了……

    時至今日,雖然東國也關閉了變種人接收門戶,但在首都北郊的空地上,一座雄城已經拔地而起。

    這座城,在當時的變種人群體的廣為流傳,被稱之為庇護之城!

    就算到了現在,這座城在世界變種人群體中的地位依舊堪比某些人心中的圣城耶路撒冷!

    對變種人而言,這座城,就是他們的耶路撒冷!

    嘉穎聽到馬克這句吐槽之后只是淡淡的一笑道:“鄭賢局長并沒有強制性的,我們來世的成員也屬于自主性……”

    “來世?”

    “我為異人族棲息地取的名字,怎么樣,好聽嗎?”

    馬克笑了笑,搖晃著酒杯問道:“那么,你這一次來比利時干嘛?別告訴我專門來找我?”

    “丹尼爾·懷特霍!”

    馬克瞥了一眼一說起這個名字就咬牙切齒的嘉穎,心中不由的搖了搖頭。

    隨即,將嘉穎面前的雞尾酒拿開,換上了自己的波本酒說道:“也許你該喝這個?!?br />
    “有用嗎?”

    馬克輕輕的一笑說道:“看你怎么用,是想火上澆油還是……”

    嘉穎凝視了幾眼馬克語氣冷清的說道:“你在勸我放棄仇恨?”

    “不!”馬克擺了擺手滿臉嚴肅的說道:“我一直認為以德報怨是一句屁話,你打了我一巴掌,我卸了你雙手才是真正的選擇?!?br />
    開毛線玩笑,馬克從來就不是個圣母。

    就如同他懟神盾局一樣,神盾局以為馬克會投鼠忌器?

    但他們絕沒有想到馬克竟然會直來直去,直接打上了門,更是反威脅他們。

    對于馬克而言,只要是作對的,要么殺死,要么直接一下子把對方打趴下讓他不敢再對你尥蹶子才是王霸之道。

    仁慈?

    那是大業以成之后才會想到的事情,就如以暴力和血腥一統九界的奧丁一樣!

    再說了!

    如果馬克是嘉穎,設身處地想一想的話,馬克或許早已經暴走了。

    被丹尼爾·懷特霍當做試驗品活生生的研究了許多年,更是被他給肢解。

    要是馬克的話,指不定會將這個丹尼爾·懷特霍削成人棍好吃好喝的供奉在……馬桶里面!

    殺死?

    那太便宜他了!

    頓了頓!

    馬克不由的眉毛一挑道:“丹尼爾·懷特霍也在比利時?”

    嘉穎喝了一口波本,感受著異樣的味道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追查了這么多年終于在這里找到了他的蹤跡?!?br />
    單單是說起這個人的名字,馬克都能清楚的看見嘉穎雙眸之中那熊熊燃起的怒之火焰。

    沉默了一會!

    馬克從錢包里面掏出一張富蘭克林拍在了吧臺上,猶豫了一會看向嘉穎說道:“……那么,需要我幫助的話盡管說?!?br />
    說著,馬克便從高腳椅上下來,整理著絲毫不皺的黑色防彈西裝……

    老實說,馬克也不知道他為什么喜歡站起來就整理一下西裝,也許是習慣了!

    “我會的!”

    “那就好!”

    馬克的腳步在酒吧門口微微一頓,頭也不會的說道,隨即推門而出!

    走到大街上的時候,馬克才想起來了有一件事情!

    好像!

    自家閨女的閨蜜斯凱似乎是嘉穎的女兒吧!

    嘆了一口氣。

    馬克再一次進入酒吧。

    “人呢?”馬克看著空蕩蕩的吧臺前,眨了眨眼睛看向正在收拾殘局的酒保。

    酒保微微一愣,指了指洗手間的方向!

    就在這時。

    嘭!

    洗手間里面又是傳來了一聲震動。

    馬克微微一愣,不由的搖了搖頭,再次轉身走出了酒吧。

    算了,等再見面的時候跟嘉穎說吧,我找到了你閨女了……

    馬克心中如是想著。

    虱子多了不愁!

    反正都把變種人的時間線給攪亂了,在攪亂一個異人族又有什么關系……

    在回酒店的路上。

    馬克一邊摩挲著自己的下巴,一邊思考著一個問題!

    話說,能不能讓變種人和異人族來上一個聯誼會。

    都是受迫害的群體,也許有共同語言也說不定!

    在路過一處拐角的時候。

    叮!

    馬克微微一愣,瞬間回神低頭看著掉落到自己腳邊的一個銀制長長針孔的彈頭。

    蝦米情況?

    馬克頓時回頭,只看到一個犀利的寒光直接迎面而來。

    嘭!

    那穿著騷包且拉風的白衣的忍者看著自己的武士刀直接落在馬克的頭頂一分為二,亦是有些愣住了。

    下一秒!

    忍者瞬間急速后退,朝著右轉曲折的巷子里面跑去!

    “謝特!”

    馬克看著那如風一樣的忍者背影直接暴怒了!

    馬丹!

    你丫的一直躲在幕后,老子抓不住你也就算了!

    但你特么正面硬鋼我是幾個意思?

    還跑?

    你丫這一次能跑的出老子的五指山,我特么馬字倒回來寫!

    馬克冷冷的一笑!

    直接抬起右手。

    便是一道沖擊波對著那忍著的背影轟了過去!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