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326章:尼克的秘密武器(第一更)
    不會殺是不會殺。

    但沒人告訴馬克也不能威脅的呀。

    馬克看著臉上驚疑不定的神盾眾人,還有那個臉色黝黑的可以突破深淵顏色的黑鹵蛋。心情那是一個更加的愉快。

    此時此刻。

    馬克終于知道,為什么電影或者好萊塢大片之中的那些反派們為什么喜歡臨了臨了放嘴炮了。

    看著對方那驚恐萬分的表情,那種滿足感簡直就是如同原地瞬間爆炸一樣。

    這可比什么鼓掌運動帶來的愉悅感要強上許多了。

    ……等等!

    為什么我的角色定位怎么又莫名其妙的滑向了反派那一方呢?

    馬克突然醒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中如是想到。

    果然。

    得到力量的人太容易得意忘形了,這樣很不好。

    要控制!

    “咳咳……”

    馬克將那顆蠢蠢欲動想要在體驗一下嘴炮反派的沖動憋了回去之后一臉微笑的看著黑鹵蛋,時不時的搖頭嘆息道:“弗瑞局長,這就是你辦事不地道了?!?br />
    尼克一聽這話,臉色更加的黝黑了。

    馬克攤了攤手問道:“這個島嶼是你的私人島嶼嗎?”

    尼克:“……”

    馬克看著沒有說話的尼克,再一次樂了說道:“你看,這里是公海,而且還是一座沒有主權的島嶼,那在這上面所發現的一切是不是誰看到是誰的?”

    “這是我們先來的?!?br />
    “不不不,你理解錯了,弗瑞局長!”馬克微笑的說道:“我的意思是,我能夠從你們手上搶走無主之物,但你們能從我手上搶回去嗎?”

    “……你什么意思?”

    “這還不明白嗎?”馬克眨了眨眼睛說道:“東西已經在我手上了,那就是我的?!?br />
    “你這是明搶!”尼克身邊的黑寡婦直接嘲笑道:“說到底,這東西還是你從我們手上搶走的?!?br />
    馬克深吸了一口氣。

    這年頭。

    你跟人家擺事實講道理,人家跟你講拳頭。

    你跟人家講拳頭了,人家又表示要講道理。

    好人難做??!

    馬克嘆了一口氣,安撫了一下身后催促馬克快走的金剛面對神盾局眾人攤了攤手說道:“好吧,就算是我搶,你們打算怎么辦?

    向法院起訴我?

    先不說會不會受理,你們做好上法院的準備了嗎?

    準備一次計劃從我手上重新搶回來?

    話說你們今年的預算之中有做好被我抓住再一次賠償我一大筆錢的準備了嗎?”

    如果說跟神盾局打了兩次交道讓馬克明白了什么道理的話。

    那就是。

    對于神盾局,千萬別給什么好臉色。

    一旦你給了。

    哪怕露出一丟丟的心軟。

    他們就敢借著一點點臉色直接蹬鼻子上臉在你臉上直接開染坊。

    必須有人站出來告訴神盾局一件事情!

    脫離了創始元老之后的神盾局早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神盾局了。

    他做不到只手遮天或者通關全球的地步。

    說完。

    馬克準備轉身走人陪金剛在拔一次河就回轉本土準備找幾個專業人士為自己來上一杯血蘭花為原料的青春永存波本酒的時候。

    唰!

    嘭!

    馬克直接轉身雙手指夾住了一根鋼筋箭矢,冰冷的雙眸看著被自己轟出十米開外狠狠砸在巨石上的鷹眼。

    咔擦!

    直接兩根手指夾爆了手上的箭矢,馬克看向尼克·弗瑞淡淡的說道:“弗瑞局長,這里是無主之地,殺了你們對我來說毫無心理壓力,就算是世界安全理事會知道都拿我沒有辦法?!?br />
    尼克弗瑞沒有說話,雙眸注視著馬克。

    但卻是從不動聲色的從腰間取出一個早已淘汰好似尋呼機一樣的東東。

    雙眸靜靜的看著馬克,右手亦是穩穩按在發送的尋呼機按鈕之上。

    馬克瞇了瞇雙眸,心中感到好笑。

    丫的。

    我這邊威脅你要殺了你們全部人,你這是在干嘛?

    拿出一個尋呼機出來搞笑的嗎?

    就在馬克準備心中一橫,一巴掌將神盾局如今的臺柱子滅殺在這里的時候。

    腦海中如同閃電劃過一樣。

    等等!

    尋呼機……

    下一秒!

    “哈哈哈……”馬克直接哈哈哈大笑三聲。

    瞬間冰冷的表情直接變得如沐春風的朝著尼克弗瑞等人說道:“鷹眼只是想試試我的反應能力,我很高興,你看看,掏出這個玩意干什么?”

    尼克·弗瑞:“……”

    看著直接一秒鐘完成三變臉的馬克,尼克亦是有些皺了皺眉。

    難道他認識這個東西?

    聯想起那厚厚一連串的名單,尼克·弗瑞心中突然有了一個不太美妙的想法。

    謝特!

    不會卡羅爾也是這個家伙的前女友之一吧?

    這么一想。

    尼克突然覺得自己手上最終的大殺器效果似乎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有威懾力了。

    不過……

    等聽到這句話之后,尼克就覺得不是那么回事了。

    似乎相比較他。

    眼前笑臉如春天的馬克似乎比他還要懼怕手上的大殺器。

    或者換個稱謂,那就是懼怕……

    卡羅爾!

    馬克更是臉上哈哈笑,心里卻是急速的對著黑鹵蛋揮出了閃電光速拳。

    馬格吉的。

    忘記這個該死的黑鹵蛋手上有這么一個大殺器了。

    馬克一陣惱火。

    剛剛嘴炮干嘛呢?直接領著金剛去拔河不好嗎?

    非要體驗一下反派人生。

    這下好了!

    黑鹵蛋要動真格的了。

    在這里,馬克敢向所有的神靈發誓。

    他和卡羅爾的相遇真的只是一個意外,甚至連床都沒有挨到。

    那是耶魯大學的第二學期。

    借著有些躁動的夏日假期,馬克從當地的三大家族里面借了一筆錢財便是一路直直的奔向賭城。

    希望在那里能夠將自己手上的錢財翻上一番。

    如果可以的話。

    馬克覺得在當地勾搭幾位金發女郎一起狂歡也是極好的。

    只是……

    馬克剛進賭場不到四十分鐘,剛剛拿到手還沒有熱乎的錢財瞬間被老虎機給吞噬了那叫一個干凈。

    之后馬克一臉悶悶的點了一杯免費的波本坐在吧臺那邊喝了起來。

    在連續喝了四十五杯,被賭場人員給轟出外面之后。

    馬克看著朗朗的月光頗為惆悵并且發誓再也不會進賭場一步的時候。

    身后亦是一個喝得微醉的女子被賭場的安保人員給轟了出來。

    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