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372章:三招齊發招招致命(保底第一更)
    關于隔壁的史密斯夫婦一家。

    每每見面!

    馬克總覺得自己似乎在玩一場異常有趣的游戲。

    叫做《你以為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誰》!

    尤其是棕櫚社區每一次舉辦社區聯誼活動的時候,約翰·史密斯和簡·史密斯看著馬克還有未婚妻凱特的眼神如同老鼠警惕的看著貓兒一樣。

    生怕一不留神FBI探員和NCIS探員直接暴起將兩人捉拿歸案,然后從四面八方無數的特勤隊員瞬間對他們形成合圍趨勢……

    至于換房子?

    呵呵。

    這么說吧,棕櫚社區的獨棟房屋售價大約在三百萬美刀左右。

    殺手賺錢不賺錢?

    答案是賺錢的。

    但……

    花錢的地方也多呀。

    尤其是對于約翰和簡而言。

    這兩人的級別已經算的上是殺手組織的合伙人了,每次有任務的時候都可以直接抽成百分之五十,但所需要的裝備和武器都是自備的。

    嗯嗯。

    殺手這個行當幾乎跟起源地球上的快遞行業沒啥區別。

    只是提供一個平臺,然后小電動車自備……

    再加上兩人不知道從哪兒聽來的話語,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是以……

    就算是明明知道自家隔壁住著一位聯邦巨頭,史密斯夫婦也沒有想要搬家的打算。

    史密斯夫婦以為馬克不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馬克也樂得沒有去拆穿。

    史密斯夫婦的業務基本上是在國外,跟馬克的聯邦調查局沾不到邊。

    就算是本土有人惱火,那也是中情局的事情。

    反正已經得罪中情局多次了。

    債多了不愁。

    今天上午剛剛上班的時候,中情局大佬就直接打電話給了馬克質問關于墳墓監獄貨輪一事。

    對中情局那幫莽漢而言,證據?那是什么?壓根不需要,他們只要懷疑就好……

    第二天!

    當早上八點半羅恩·特克帶著自己的團隊和兩名帶著墨鏡的婦人其意風發的走進紐約法院的那一刻就表示著馬克對于矮侏儒的反擊之戰開始打響!

    九點十二分的時候,紐約法院法官正式接受TNT&G代表羅恩·特克所提交的起訴。

    與其同時。

    紐約中心日報和紐約中心日報官網由金牌記者安娜所撰寫的報道線上線下同步發行……

    一個小小的馬釘可以引發一個帝國的滅亡。

    一個造價不超過一美刀的子彈亦可以引發一起蔓延整個世界的大型戰役。

    論博弈。

    馬克自問自己不輸于任何人。

    在起源地球的時候,他最擅長的便是此類的爭斗了。

    否則的話,他能坐到當時那掌控數千供應商生死的位置上嗎?

    “還不拋售?”

    “再等等!”

    布魯克林家中,馬克一臉微笑的端著一杯波本看著視頻中嚴陣以待的沃爾特微笑著說道:“讓子彈再飛一會?!?br />
    沃爾特:“……”

    在昨天上班的時候,馬克針對矮侏儒的回禮計劃便已經成型。

    在再三確認過計劃沒有漏洞之后。

    馬克直接讓遠在洛杉磯的沃爾特用真金白金橫掃市面上特斯拉克的股票……

    “我出門了?!?br />
    隨著噠噠聲,萊麗絲從樓梯上走下來朝著正在站在吧臺處扣著盡在掌握之中擺造型的馬克出聲說道:“格溫給我們找了一份短工?!?br />
    馬克點了點頭說道:“注意安全?!?br />
    “我會的?!?br />
    等到萊麗絲出門之后,馬克再一次抿了一口波本。

    他跟閨女萊麗絲說過自己會全額負擔萊麗絲的大學生活費,在他身上發生的貸款事件馬克覺得怎么著都不會在萊麗絲身上發生。

    只是……

    閨女似乎不領情,一心一意的想要通過自己的雙手在今后這兩年的寒暑假之中賺足她的生活費。

    至于大學學費?

    任何一位學霸都毫不畏懼的表示,學費?就從來沒有交過……

    至于學渣?

    大學貸款可以了解一下。

    否則的話,為什么本土有那么多人在上班五六年之后還沒有還請大學貸款呢……

    馬克這種完全屬于特例,不可復制的那一種。

    閨女長大了,懂得自己賺錢了,馬克很欣慰。

    但欣慰歸欣慰,可不表示馬克會不去調查一番萊麗絲和格溫所從事的兼職工作。

    工作地點還是在奧斯本工業里面。主要是負責【解藥】的研發和升級工作。

    【解藥】的推出是必須的,這是大勢。

    已經有超過十二個州的執法部門聯系奧斯本的營銷部門紛紛下單采購了……

    同樣的。

    由澤維爾投資集團所支持的紐約州兩位州議員正在積極的謀求將【解藥】的用途規范在自愿、違法……的范圍之中,防止出現【解藥】的濫用和新一輪針對變種人的仇視出現。

    在聽說紐約州有這么一條法案正在謀求州議院通過的時候,處于水深火熱之中的佐治亞州的變種居民更是齊齊的想辦法外逃出去……

    十分鐘后。

    馬克擺放在吧臺上的手機猛地響起。

    三聲之后鈴聲消失。

    馬克微微一笑,看向屏幕中的沃爾特問道:“特斯拉克的股價現在如何了?”

    對面的沃爾特聞言,看了一眼畫面之后說道:“跌幅了一小段,但瞬間回漲了?!?br />
    馬克點了點頭,撥弄著手上的酒杯問道:“現在出手成功的幾率多少?”

    沃爾特直接說道:“以一億美刀想要做空市值僅次于漢默工業的特斯拉克……”

    沃爾特的話還沒有說完,馬克直接哈哈一笑道:“再過十分鐘,網絡上會出現一份四年前特斯拉克委托某檢測機構所做的DNA比對,同時TNT&G的律師團將會走出紐約法院在門口接受紐約各大媒體的采訪,能不能讓特斯拉克的股價直接變成瀑布?”

    “特斯拉克集團的操盤手不會坐視的,我們不知道他們有多少流動現金會涌出來,別忘了,特斯拉克是國防承包商?!?br />
    “現在時間是上午九點二十二分,待一會會有一個三流女星會接受采訪表示自己受到了特斯拉克的強迫?!?br />
    “……這是真的?”

    “是真的如何?不是真的又如何?”

    “……”

    這種方式雖然有些不擇手段了,但相較于殺人而言,馬克覺得自己的手法算的上比較溫和了。

    至于這是不是誣陷?

    很重要嗎?

    那名三流女星在三千萬和名聲之間自己做出了選擇。

    馬克!

    他!

    問心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