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429章:組織天眼(保底第一更)
    希爾頓花園酒店。

    馬克直接推開門領著身后的布萊恩還有馬特走了進來。

    “隨便坐?!?br />
    朝著兩人招呼了一聲之后,馬克直接將外套往沙發上面一丟直接走進了套房的洗手間里面。

    嘩啦啦……

    出門在外,不能虧待自己。

    馬克精通此道。

    無論在哪里,希爾頓酒店是馬克必選的下榻酒店,沒有之一。

    作為鉆石會員的他每一單享有八折的優惠。

    不多時。

    吸了一把臉之后,馬克一身輕松的走了出來。

    “……開?”此刻的布萊恩已經從酒柜里面取出了一瓶放置在里面的波本。

    “當然?!甭砜誦Φ?。

    下一秒!

    啵的一聲,波本開啟。

    坐在沙發上面抿了一口波本之后,馬克將酒杯捏在手上直接無視好萊塢演員馬特看向同行業布萊恩說道:“剛剛那個法醫的話有幾分可信度?!?br />
    “零!”布萊恩不假思索的回道。

    在吃飯的時候。

    馬拉德醫生回了電話。

    沒有按照規矩等待受害者家屬簽字立刻火化尸體的原因是在尸體上檢測到了放射性元素。

    法醫辦公室根據緊急預案做出了立刻火化尸體的決定。

    理由合情合理。

    無懈可擊!

    只是。

    這理由糊弄外行人可以,退一步講糊弄布萊恩也可以。

    但糊弄馬克?

    扯淡至極!

    看著酒杯里面的美酒,過了一會兒馬克抬頭問道:“派翠克是什么時候上電視挑釁這個血腥約翰的?”

    “半年前?!?br />
    “這么久?”

    馬克微微一愣。

    下一秒。

    不由得搖頭一笑。

    這一笑卻是直接讓布萊恩和馬特一頭霧水滿是不解。

    笑了一會。

    馬克收起笑容更是連連搖頭。

    “……怎么了?”布萊恩此刻覺得有必要找個醫生過來給馬克看看病。

    馬特雖然沒有說話,但亦是用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馬克。

    馬克沒有說話,只是握著酒杯手指輕輕的敲打著。

    這么講吧。

    馬克這三十二年來的朋友不是很多。

    尤其是同性朋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主要是馬克太優秀了,無論是長相還是各個方面。

    馬克也為此苦惱過。

    所以他還是比較珍惜朋友之間感情的。

    否則的話也不會插手布萊恩的一攤事情里面去,看著這家伙變成通緝犯然后流浪到第三國家不是蠻好的。

    所以……

    在有了派翠克這個朋友之后,馬克就先未雨綢繆的找到了那位【血腥約翰】。

    沒別的。

    直接攤牌,先武力展示一番然后在談判。

    內容主要是給血腥約翰提個醒。

    派翠克他不能動包括他的家人。

    剛在紐約接到電話,馬克還以為那個家伙忘記了這件事情了。

    但目前看來,似乎另有文章呀。

    第二天。

    馬克看了一眼在沙發上面七拐八彎還在沉睡的兩人直接一笑隨即出門。

    接過了門童遞過來的車鑰匙之后。

    馬克直接驅車從薩克拉門托一路向西前往納帕谷。

    在中途。

    睡醒的布萊恩打來電話,馬克直接讓兩人去醫院等著看看派翠克的精神有沒有好轉。

    將近兩個半小時的公路之旅再一次讓馬克升起了對于某個光頭女的抱怨之心。

    沒瞬移的法術終究還是像個路人甲乙丙啊。

    雖然馬克現在也能夠以念力來上一次超音速的飛行。

    但……

    這玩意講究的就是個檔次。

    人家開個門轉眼就到,你這邊還突突突的飛行著。

    誰是高富帥。

    誰是矮窮矬。

    一目了然的事情……

    不過好在一點。

    本土的公路旅游還是蠻有趣的,如果不是趕時間的話公路兩邊倒是能看到各種各樣的風景。

    指不定還能在公路旅游期間遇到這里的特色。

    摩托幫。

    比如現在。

    馬克望天充滿迷茫。

    他給人的感覺還就是很好欺負的那一種嗎?

    “嗷……”

    一聲哀嚎自他的腳下傳出。

    他的腳下有一個留著濃郁胡須虎背熊腰的光頭漢子。

    在光頭漢的不遠處有一輛已經徹底分家的摩托車。

    在其周圍。

    十來個紋著同樣紋身男子倒地不約而同的捂著自己折了的右臂哀嚎不已。

    十分鐘過去了。

    這條公路愣是沒有一輛汽車經過。

    這也是為什么本土的恐怖片取材于公路的原因所在。

    人少地廣。

    低頭注視著已經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光頭漢子。

    馬克再一次嘆氣。

    不就是踢掉了兩根肋骨,至于這么不堪一擊嗎?

    剛剛堵在自己車前一會S型路線一會B型路線不是蠻張狂的嗎?

    怎么現在就不行了呢?

    還以為碰到了什么硬骨頭呢。

    思考了一會。

    馬克放棄了直接令他們消失的念頭。

    他又不是一個為了惡而惡的角色。

    他可是高級執法人員。

    正派角色。

    想著。

    直接松開腳,一個大力抽射直接將腳下的光頭漢子送到他的同伴那里隨即淡淡的說道:“上帝叫我們要相親相愛,我覺得這很有必要?!?br />
    沒有人認同馬克的這句話,只有若有若無的哀嚎聲充斥著這一片道路。

    就在馬克準備上車的時候。

    哇嗚哇嗚的聲音自納帕谷的方向傳來……

    果然。

    執法機構什么的永遠都是最后才會出場。

    嘭。

    兩輛警車在不遠處停下,四名警官下來之后幾乎是下意識的掏槍對準了唯一站著的馬克的身上。

    馬克:“……”

    十分鐘之后。

    另外一輛警車自遠處的道路盡頭出現。

    依靠著車輛正看著風景解悶的馬克時不時的看著那幾名摩托黨哀嚎著被壓驚警車里面。

    襲擊一名聯邦高級探員?

    這是重罪。

    而且還是屬于聯邦案件的那一種。

    不多時。

    一個帶著牛仔帽雙手叉腰很是精干的中年男子下了警車一臉微笑的朝著正在無聊之中的馬克走來。

    “路易斯局長?!?br />
    “麥考利斯特警長?!?br />
    馬克和這位納帕谷的警長點頭打完招呼之后看了一下四周直接指著到路邊的荒野說道:“一起走走?”

    說完。

    馬克不等這位警長回復,直接熄滅了自己手上的煙頭率先朝著前面走去。

    身后的麥考利斯特警長直接一笑也跟了上去。

    兩人約莫走了五六分鐘之后。

    馬克停下腳步。

    看著已經快要走到中間位置的太陽,瞇了瞇雙眸。

    順利的話應該快要敢在下午回紐約。

    馬克心中如此想著。

    隨即轉身朝著麥考利斯特警長說道:“瑞德拉還有夏洛克交給我吧?!?br />
    麥考利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