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510章:直接崩碎的開局(保底第一更)
    五芒星大陣之中。

    穿著一件皮衣的麥子從中走出。

    馬克輕皺眉毛隨即舒展。

    “……麥子?”

    “路西法?!?br />
    在確定了來人身份之后,馬克這才徹底放松下來好奇的問道:“你來這里干嘛?”

    關于麥子的記憶并不多。

    但無論是哪個閃回的片段之中都有麥子的身影。

    既然以前自己信任麥子。

    他現在也信任。

    客廳地板上的五芒星法陣在麥子走出來的那一刻歸于暗淡。

    麥子看了一眼凱特隨即將目光落在了卡拉的身上柳眉一挑道:“氪星人?”

    “你是誰?”

    卡拉直接將凱特護在了身后摘去了自己的黑邊眼鏡似乎隨時準備給麥子來上一發。

    “冥界執行官?!甭笞尤縭撬檔?。

    卡拉卻是一臉懵圈。

    凱特更是朝著馬克投來詢問的目光。

    馬克也是有些頭疼。

    這怎么解釋?

    沒辦法解釋。

    想了想之后。

    馬克看向凱特組織著語言如此解釋道:“呃……你這是轉世,如你所見,我也是轉世的。我們扯平了,互相轉世過一次?!?br />
    凱特皺眉有些想笑。

    有比這個的嗎?

    再有。

    什么叫做你也轉世過一次?

    正當凱特準備發問的時候。

    麥子看向馬克說道:“在你重新降臨這里的時候,奧斯匹林的惡神哈迪斯可能已經感知到了你的存在了?!?br />
    “所以?”

    “哈迪斯會過來找你報仇?!?br />
    “……為什么?”

    “我們吞并掉了哈迪斯的地獄,他失去了冥界權柄,只有殺了你他才會重獲權柄?!?br />
    “……等等?!?br />
    馬克檢索了一下閃回的記憶片段之后有些不解的說道:“我們不是已經放棄了這里的冥界了嗎,再說了,當年我剛剛誕生的時候就能毫不費力的拍飛他……”

    “你的翅膀呢?!甭笞喲蚨峽聰蚵砜?。

    馬克臉色一黑道:“不知道丟哪去了?!?br />
    這是實話。

    閃回的記憶片段很多。

    但唯獨沒有關于翅膀的。

    這很讓他頭疼。

    麥子擺弄著手上的奇形匕首自顧自的走到卡拉的廚房吧臺那邊。

    從酒柜里面取出了一瓶威士忌聳了聳肩。

    給自己倒上了一杯。

    “嗨,這是我家?!笨ɡ?,這里可是她的公寓。

    麥子抬頭看向卡拉舉了舉手上的酒杯問道:“你也來一杯?”

    卡拉臉色一黑:“……謝謝,倒滿?!?br />
    凱特皺眉看向卡拉。

    半響。

    馬克看了看雙手撐著吧臺的麥子,再看了看對自己皺眉與濃濃不解的凱特。

    這劇本完全跟馬克設想的不一樣。

    不對。

    應該是從一開始就歪到了太平洋那邊去了。

    這叫什么事情。

    “在這等著?!?br />
    馬克朝著麥子說了一句之后,搓了一把臉之后拉著凱特的手就是朝著卡拉公寓的閨房走去。

    嘭。

    臥室門關閉。

    坐在高腳凳上的卡拉突然有種不太美妙的感覺。

    她的公寓里面沒有更換的床單呢。

    卡拉看向麥子。

    麥子則是抿了一口威士忌頗為好奇的打量著卡拉隨后說道:“哇,還沒有想到這個維度還有最后的……不對,還有氪星人的存在?!?br />
    卡拉的眉宇皺的更加深沉了。

    維度?

    宇宙?

    最后?

    氪星人?

    什么亂七八糟的。

    卡拉看向有著異域風情的麥子出聲問道:“你見過氪星人?”

    “當然?!?br />
    麥子握著酒杯語氣淡淡的說道:“我還親手宰了一個星球的氪星人呢,結果一不小心就殺滅亡了?!?br />
    卡拉:“……”

    十分鐘后。

    馬克正在用通俗語言躺在床上給凱特盡力解釋。

    眼看著就要成功的那一刻。

    轟??!

    抱著凱特準備寬衣解帶的馬克眉心直跳著看著直接破開墻壁轟在床上的麥子。

    手持著匕首的麥子躺在床上的麥子打著招呼:“嗨,路西法?!?br />
    說著。

    麥子臉上盡帶著微笑匕首甩了一個花刀。

    冥界之力翻涌。

    唰的一聲如同漆黑的閃電一樣起身掠去……

    馬克和凱特急忙忙的沖出大洞到了客廳就看到了這么一幕。

    卡拉雙眸之中宛如巖漿一樣炙熱的射出兩道激光。

    麥子則是手持著匕首抵擋著激光更是一步一步的朝著卡拉逼近。

    “夠了?!?br />
    “住手?!?br />
    馬克和凱特頓時臉色漆黑異口同聲的說道。

    該死的。

    這本應該是他們久別重逢之夜。

    話音落下。

    卡拉和麥子不約而同的收起了自己的攻擊手段。

    半響。

    馬克捂額走在客廳之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麥子沉聲的說道:“你干嘛?”

    麥子聳肩說道:“沒什么,她想聽我們當時怎么鏟平氪星的故事?!?br />
    馬克:“……”

    深吸了一口氣。

    馬克在內心告誡著自己這是一個擁有著許多編號地球的宇宙。

    所以有多個氪星很正常。

    只是。

    你丫在一個小丫頭片子面前講著自己怎么屠殺另外一個維度氪星人的故事?

    石樂志?

    還是忘吃藥了?

    直接警告式的一個眼神落在麥子身上說道:“別再給我添亂了,要不你先回冥界?!?br />
    “你打得過如今已經瘋了的哈迪斯嗎?”

    “……那你沒我的命令別說話了?!?br />
    “你高興就好?!?br />
    “……”

    馬克轉身看向卡拉。

    此刻環抱著雙臂的卡拉雙眸之中帶著閃電一樣怒視著對面的麥子。

    原本卡拉以為麥子講的是虛幻故事。

    誰知道。

    “那群秀逗的氪星人竟然妄圖用科技干涉生死之事,他們簡直就是作死,我直接帶著刻耳柏洛斯手持著惡魔匕首從氪星的最高峰一直砍到最低谷,三天三夜那是砍的叫做血流成河,尤其是那位什么氪星最高法院的法官,直接一刀梟首,當時旁邊一個男的還大吼什么阿羅拉……”

    聽到這里的時候卡拉徹底崩潰了。

    瞬間暴起。

    馬克聽著再一次惡狠狠的刮了一眼坐在身后沙發上的麥子。

    后者手放在嘴巴做拉鏈狀。

    這叫什么事情。

    這才剛見面就直接一下子把未來的小姨子給得罪了。

    不對。

    應該是剛見面就直接把這里的超級英雄陣營的兩人給得罪了。

    得罪了卡拉不就等于得罪了她那廝混在其他城市的表弟嗎?

    怎么辦?

    在線等。

    等等……

    馬克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話說。

    這個世界卡拉的母親那個叫做阿羅拉的應該還沒死吧。

    現在在哪呢?

    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