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567章:準備前往(保底第一更)
    “死了?”

    “是的?!?br />
    “怎么回事?”

    “……交通意外,發生在實驗室被盜的第二天?!?br />
    “……”

    馬克看向做著匯報的黛比皺眉的問道:“交通意外?確定只是一起簡單的意外事件?”

    黛比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剛剛和埃爾帕索那邊的警方經過確認,這名博士并沒有按照交通規則,沒有在該等候紅燈的時候停留,隨后直接被一輛大貨車壓了過去?!?br />
    半個小時后。

    馬克敲擊著桌子。

    老實說。

    他從來不相信有巧合這件事情。

    但。

    看著埃爾帕索警方發過來的調查報告還有當時的十字路口交通監控……

    沉默了一會。

    馬克停止了敲擊桌面轉而一拍桌子看向黛比問道:“把那家拜倫米契生物制藥公司的資料找給我?!?br />
    黛比點了點頭隨即轉身離開辦公室。

    過了一會。

    馬克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

    “……老大,拜倫米契的資料發到你郵箱了?!擯轂鵲納舸踴巴怖錈媧?。

    馬克掛斷電話之后直接打開了自己的郵箱。

    拜倫米契生物制藥。

    名字聽上去很高端大氣上檔次。

    但好歹也曾經在商海起起伏伏過的馬克一眼看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拜倫米契已經快要找不到接盤俠了。

    這家生物制藥成立時間是在五年前,當時這家生物制造并不是叫做拜倫米契。

    而是叫做馬歇爾生物制藥。

    馬歇爾憑借著當時在某些層面受到熱捧的【隊長血清】這么一個概念開始畫著大餅吸引著風投的注意力。

    隨后在這五年時間內一場令人眼花繚亂堪比擊鼓傳花的商業游戲就此開始了。

    到了如今。

    這場擊鼓傳花的游戲即將謝幕。

    當時創作這個概念的馬歇爾已經全身而退在希臘購置了一座海島提前開始了度假生活。

    其后接手的亦是提高了價格順利的找到了接盤俠。

    也就是如今的拜倫米契……

    馬克看著電腦上面的一個照片呵呵一笑。

    喬丹.米歇爾。

    一個黑家伙。

    亦是推動拜倫米契接盤的真正推手……

    可憐的娃。

    馬克搖了搖頭。

    這個家伙會在某些日子之后不是消失就是失足落入哈德遜河。

    馬克心中已經有預感了。

    對于華爾街的那幫人而言。

    仁義是什么?

    感情是什么?

    金錢才是他們的一切,也是他們所存在的意義。

    而現在?

    馬克看著郵件中拜倫米契用來收購這家生物制造的金額都不由得砸吧了一下嘴巴。

    但也是更加確定了自己的一個想法。

    血蘭花還有。

    原因很簡單。

    如果當時的馬歇爾只是鼓吹的一個概念,在怎么擊鼓傳花這場游戲也該在一年之內被識破了。

    但他卻是堅持到了現在。

    只能說明一點。

    對于【隊長血清】他們一定有了突破性的進展了。

    是以。

    血蘭花。

    毫無疑問。

    馬克關閉了郵件之后抄起座機直接撥動了黛比的電話隨后吩咐道:“黛比,查一下最近一周拜倫米契的動向,尤其是拜倫米契的科研團隊?!?br />
    黛比說道:“知道了,老大?!?br />
    掛斷電話之后。

    馬克直接端起自己的波本酒杯走到了落地窗前注視著外面的風景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

    下午兩點。

    拜倫米契生物制藥幾個關鍵人物的最近一周的行程就已經以紙質版的樣式出現在了馬克的桌面上。

    還是那句話。

    在本土。

    聯邦調查局想要調查任何一個人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杰克.拜龍。

    喬丹.米歇爾。

    珊姆.羅杰斯。

    蓋爾.斯迪恩。

    ……

    站在旁邊的黛比說道:“杰克·拜龍博士是在拜倫米契生物還沒有收購的時候就在的,實際上杰克·拜龍才是最開始負責德州實驗室那邊的人選?!?br />
    “那為什么換人了?”

    “……不清楚,不過有情報顯示,拜倫米契會接受這家公司實際上就是這位杰克·拜龍博士搭橋的?!?br />
    “還有嗎?”

    “有,拜倫米契在昨天下午同一時間段分別為他們集中購買了明天前往婆羅洲帕蘭省的商務航班機票?!?br />
    “……婆羅洲?”

    “是的?!?br />
    馬克轉身皺眉自言自語道:“婆羅洲?帕蘭???血蘭花?”

    站在旁邊的黛比眨了眨眼睛。

    馬克卻是念頭急速轉動。

    要是他沒有記錯的話。

    血蘭花最初的地點好像就是在什么薩坦盆地之中。

    結合這里詭異的世界觀來看的話。

    賽琳娜應該是將不老泉封印在了婆羅洲那邊了。

    只是?

    話說不老泉的泉水不是應該需要人魚眼淚做引子才會出來的嗎?

    規則改變了?

    還是這個不老泉以這種方式在求生?

    頓了頓。

    馬克抬頭看向黛比問道:“他們的飛機是明天幾點鐘的?”

    “上午十點?!?br />
    “從哪個機場起飛?”

    “……肯尼迪機場?!?br />
    馬克點頭隨即說道:“讓他們的飛機明天飛不了?!?br />
    黛比一愣:“老大,這……怎么?”

    “笨嗎?以聯邦調查局的名義將這幾個人的頭像掛到數據網里面,到了明天這幾個人過安檢的時候不就被攔下來了,等到他們被送到聯邦大廈這邊的時候,隨便找個理由關押一段時間,然后隨便找個不存在的臨時工背鍋就說弄錯了不就可以了?!?br />
    黛比長大了嘴巴:“……這行嗎?老大?!?br />
    馬克呵呵一笑道:“怎么不行?不要跟聯邦大數據并網就好,就放在我們數據庫里面不就可以了?”

    黛比還是有些勉強的說道:“老大,這可是華爾街的公司,那群律師會追著我們不放的?!?br />
    馬克再次冷笑。

    律師?

    在他的地盤上還沒有哪個律師敢過來跟他對抗的。

    毫不客氣的講。

    華爾街如今成名的律師大部分都在三十歲以上。

    然后這些人之中十個里面有九個是畢業于耶魯的。

    再然后……

    呵呵。

    還用說嗎?

    除非他們忘記了當年馬克支配他們的恐懼……

    沒看見馬克自從上任之后。

    聯邦調查局很少有被頂級律師給盯上的嗎?

    名聲在外馬某人!

    半響。

    黛比很是艱難的點了點頭道:“……好吧,我知道了,老大,還有其他事情嗎?”

    馬克眉毛一挑看向黛比說道:“收拾下行李,我們要出去一趟了?!?br />
    黛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