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592章:感恩節插曲(大風吹加更)
    “等等,馬克你在說什么?要出去一段時間?”

    “是的?!?br />
    正給馬克夾著綠色蔬菜越來越年輕的安格莉絲直接將夾子放下重新趕走了安妮坐下來有些不解的問道。

    但還沒等馬克回話呢。

    母親安格莉絲卻是直接看向坐在馬克身邊的凱特皺眉問道:“凱特,這件事情你知道嗎?你還有兩個月就是臨產期了,現在這個時候去哪?你應該去的地方只有醫院了?!?br />
    凱特直接將目光看向馬克。

    接過家庭巫師權杖再一次成為全能巫師的安格莉絲塔三連問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承受的。

    更何況是魔法抗性為負數的氪星人。

    氪星人連一記小火球術都接不住怎么可能接得住屬于安格莉絲塔一個人的禁咒呢……

    安格莉絲順著凱特的目光也是挪下了正端著酒杯準備一飲而盡的馬克身上。

    被趕出自己位置的安妮則是和米婭還有萊麗絲在那邊竊竊私語。

    不對。

    應該是安妮和米婭正在對著萊麗絲竊竊私語想要打聽著什么。

    萊麗絲也是一臉懵圈的眨了眨眼睛。

    冥王在上。

    萊麗絲表示她也是今天才知道馬克打算帶著凱特去其他地方待產的呢……

    至于餐廳中的其他人?

    作為路易斯家族家長的老路易斯則是帶著一副老花眼鏡老神在在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看著面前的一張報紙。

    自從馬克上個月將一份來自英國的陳年舊報甩給了安格莉絲塔之后?

    借用東國的某句話來講。

    那就是。

    這日子沒法過了。

    從眾人面前的餐盤食物就可見一斑了。

    老路易斯面前的盤子里面只有兩顆孤零零的綠色花菜。

    馬克、凱特、安妮、米婭、萊麗絲還有安格莉絲塔的盤中則是豐富多彩了……

    或許安妮和米婭對于這種狀態很迷茫。

    但馬克……

    馬克覺得手段太輕了。

    對付老路易斯這種有過舔狗屬性還讓母親安格莉絲接盤的老家伙就應該讓他凈身出戶。

    讓老路易斯徹底明白一件事情。

    舔狗。

    是一輩子不值得原諒的……

    咦?

    是不是又忘記誰了?

    馬克抿了一口波本掃視了桌子一圈心中突然想到。

    但這個念頭很快就丟掉了。

    馬克放下手上的波本看向母親笑了笑道:“母親,這簡直起來很復雜?!?br />
    安格莉絲卻不買賬,直接將盤子往自己面前一推,雙臂枕在面前看向馬克說道:“今天是感恩節,所以我最愛的兒子今天打算給我的禮物就是告訴我,我可能不能第一時間看到我孫子出生的時候了?”

    馬克咳嗽了一聲道:“母親,是孫女?!?br />
    “哦,你們去檢查過?”

    “……對,準確的來說,是雙胞胎孫女?!?br />
    “……”

    馬克的話剛剛說完。

    母親安格莉絲直接起身。

    馬克和凱特對視了一眼看著朝客廳走去的母親趕忙說道:“母親,你去哪?”

    安格莉絲頭也不回道:“我要去向主告罪,我有罪。我到底哪里做錯了,我最愛的兒子要這么對我?!?br />
    馬克頓時麻爪了。

    旁邊的凱特直接一推馬克低聲道:“做點什么呀?!?br />
    馬克趕忙起身追了過去。

    安妮和米婭頓時小耳朵一豎直接放棄了糾纏正被一千只鴨子襲擊的萊麗絲一前一后的起身也跟著跑了出去。

    馬克直接轉身。

    “嗷……”

    “嗷!”

    安妮和米婭來不及剎車,直接發生了追尾事件。

    “你們準備去哪?”

    “……我和米婭準備去安慰媽媽,沒辦法,你不在的那些年,媽媽想你想傷心了可都是我和米婭去安慰的?!?br />
    “呵呵,你們兩個認為我會信?呆在這里?!?br />
    “嗨,你不能命令我們?!?br />
    “安妮,你的事情我還沒有和你算呢,在鬧下去直接跟我去局里過感恩節?!?br />
    “……我什么事情?”

    “你男友?!?br />
    “……什么?”

    “……男友?”

    “安妮?”

    解決一個矛盾最好的辦法就是解釋清楚。

    但在來不及解釋的情況下還有另外一個聽上去不怎么好聽的解決方案。

    那就是矛盾轉移術。

    很明顯。

    安妮有男友的這個消息頓時掩蓋了馬克要帶著凱特去外地待產的消息。

    這句話一出不僅僅吸引了客廳里面眾人的注意力,就連已經走到客廳里面正醞釀著傷感心情的母親安格莉絲也重新走進了餐廳里面注視著長大了嘴巴的安妮。

    妹妹安妮則是夸張的說道:“上帝,男友?我怎么可能……”

    馬克直接冷笑道:“那個意大利商人叫什么來著?”

    安妮直接憋回了剛剛想要說的話怒視著馬克道:“你調查我?”

    馬克直接嗤鼻一笑道:“調查你?你當你是國務卿嗎?你每天干什么洛杉磯分局那邊都有人給我發日報?!?br />
    安妮:“……這難道不是調查?”

    馬克搖頭道:“你錯了,我并沒有要求洛杉磯那邊這么做,但很明顯,誰讓你在他們的地盤上定居呢?你應該慶幸,當時他們說要在你公寓里面裝竊聽器的時候被我阻攔了,不過我現在有些后悔了?!?br />
    是的。

    真以為馬克整天和人嘻嘻哈哈就是一個很隨和的人了?

    別鬧了。

    毫不夸張的講。

    馬克是真槍實彈踏著無數尸骨一步一步登上如今這個位置的。

    馬克雖然是共和黨人。

    但在民主黨的眼中也是一個必須要拉攏的對象。

    無他。

    馬克是個猛人。

    上一任聯邦調查局局長退休之前就公開篤定當時剛剛參加工作三年屢破大案的馬克有朝一日有坐在他的位置上面。

    不過當時報道一出。

    馬克直接被某些剛剛掌握話語權的群體給圍攻了。

    雖然這個言論在外界被有意的壓制了。

    但很明顯。

    這個言論依舊流傳在聯邦調查局之中……

    這也是無數坐辦公室的家伙看不慣馬克的真正原因所在。

    馬克這句話一出。

    安妮直接傻眼了。

    安妮臉上出現一絲不敢置信的表情捂額道:“你在我公寓安裝竊聽器了?”

    馬克搖頭糾正道:“是差一點,我拒絕了,畢竟女孩紙還是需要一丟丟隱私的,這一點我是知道的,所以我直接出錢把你旁邊和對門的公寓給買下來了,洛杉磯分部那邊派出了兩個臥底蹲點在那?;つ??!?br />
    安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