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596章:馬克的基礎盤(保底第二更)
    以快樂為源泉從而能吐出美刀的紫心茶壺。

    以疼痛為源泉從而能吐出美刀的青銅茶壺。

    童話故事中魔鏡魔鏡告訴我的墨鏡。

    三選一?

    萊麗絲突然眉毛一挑指著那鑲鉆的墨鏡說道:“等一下,這個墨鏡不是那個什么白雪公主里面女王的嗎?”

    馬克點頭。

    就像他之前說的那樣。

    在面前這皮包箱子里面,有大約十分之一的收藏品是童話鎮給他貢獻的……

    頓了頓。

    馬克看著似乎有些糾結的萊麗絲笑著說道:“選好了沒有,介于我要出去一兩年,當時說好你可以挑選禮物一直到二十一歲的,所以我打算提前把禮物送給你,也就是說你還可以領取三次禮物,驚喜不?意外不?”

    萊麗絲微微一愣。

    提前?

    會有這么好心?

    萊麗絲不經意的瞥了一眼馬克。

    后者英俊的笑容依舊。

    不多時。

    萊麗絲最終決定了魔鏡。

    至于原因?

    這幾年馬克陸陸續續給的零花錢和喝醉酒之后簽發的支票,萊麗絲可一直都是攢著的。

    雖然算不上有錢。

    但……

    萊麗絲還不至于為了一堆廢紙出賣自己的快樂。

    就算是疼痛也不行。

    話說誰會用自己的疼痛去換取這爛俗的金錢?應該沒有這么傻的人吧。

    半個小時后。

    萊麗絲的尋求寶物之旅順利結束。

    至于戰果?

    呃……

    有句話怎么說來著?

    物品神奇不神奇不在于物品本身,而是在于使用者。

    就算是一塊破舊的馬掌在恰當的時候都能夠決定一場戰爭的最后走向……

    咚咚咚!

    “萊麗絲,我剛切了水果你要來一點嗎?”

    “呃……也許待會,我先回房間一會馬上下來?!?br />
    “好吧,我就放在桌子上?!?br />
    “謝謝?!?br />
    已經穿上家居服的凱特看著懷中揣著幾個東西踩著樓梯急忙忙朝樓上走去的萊麗絲眨了眨眼睛,看著從地下樓梯走出來的馬克好奇的問道:“你們父女兩個在下面干什么了?”

    馬克走到凱特的面前。

    看了一眼凱特手里的水果盤直接魔爪一伸取了一個青棗,在凱特右手拍打過來的那一刻瞬間收回。

    馬克嘴角上弧。

    凱特只能做表情無奈狀。

    馬克咬了一口青棗之后這才說道:“我們不是要出去兩三年嗎?我就順便把萊麗絲直到二十一歲的生日禮物給補齊了?!?br />
    凱特將水果盤放在桌子上轉身道:“萊麗絲也可以跟我們一起過去的啊。我很喜歡萊麗絲,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我不想讓萊麗絲覺得我會因為有了自己的孩子而忽略她?!?br />
    馬克失笑道:“你以為我沒有這么問過嗎?”

    “你有嗎?”

    “當然?!?br />
    在剛剛自封小紅手萊麗絲開取二十歲生日禮物的時候馬克就問過萊麗絲。

    萊麗絲沒同意。

    用萊麗絲的一句話來說,她一直很獨立,而且如果她想凱特的話,三十八號地球的通道可以跟這里對接成功了,她可以讓刻耳柏洛斯打開通道……

    馬克當時心情蠻膩歪的。

    畢竟萊麗絲話里話外只提起了想凱特絲毫沒有提起他。

    這讓馬克很不是滋味。

    不過呢。

    凱特和萊麗絲的關系能這么好還是馬克有些高興的。

    這更是馬克從心里由衷的覺得他是在正確的時間找到了正確的人……

    感恩節過后。

    挺著肚子準備從臥室走下樓的凱特突然在書房的門口停下了腳步。

    書房之中馬克正在奮筆疾敲鍵盤……

    凱特有些好奇。

    她向所有的神靈發誓,這是她第一次親眼看見馬某人如同一名正常人一樣在書房里面辦公的。

    什么?

    之前怎么辦公的?

    那還用問嗎?

    也許其他東西沒有,但波本鐵定是少不了的。

    凱特靜悄悄的走到了正在沉迷于某種事情無法自拔的馬克身后注視著電腦上點出來的文檔頗為好奇的讀道:“【論冥府的可持續發展三大戰略五大舉措】”

    馬克頓時回神遮住了屏幕有些不滿的說道:“嗨,這是個人隱私,親愛的,我愛你,但我還是需要保留一點小神秘的?!?br />
    凱特嚯嚯標志性的一笑。

    馬克將文檔縮小了轉身看向笑個不停的凱特說道:“這回是誰不尊重隱私了?”

    凱特舉手面帶微笑抱歉道:“好吧,我的錯?!?br />
    馬克得到道歉之后這才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重新轉身對準了電腦屏幕上面一個來自東國某論壇的頁面猛地刷新起來。

    論腦洞何人能及東國人。

    在馬克轉身的時候凱特直接做了一個虛敲馬克腦殼的手勢惡狠狠的瞥了一眼馬克的后腦勺。

    馬克頭也不回的說道:“親愛的,你應該知道我的念力足以感知一切吧?!?br />
    凱特盈盈一笑直接朝著門口走去。

    在快走到門口的時候凱特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情轉身好奇的問道:“對了,我們要去三十八號地球,你是怎么和司法部請假的?”

    馬克抬頭看向凱特道:“請假?你在開什么玩笑,艾伯特會準許我直接請假三四年?別鬧了?!?br />
    凱特迷糊了。

    馬克再一次刷新了頁面之后說道:“我讓鄭賢那個家伙幫忙跟白色建筑物那邊進行國務會談,不出意外的話我會組織一個交流隊到東國去幫忙作為顧問提升那邊執法機構的水平?!?br />
    凱特從迷糊轉向了迷茫道:“那你會過去嗎?”

    “當然不會?!甭砜說懔艘幌攣募拇蠐“磁ニ婕雌鶘硭檔潰骸罷飪墑歉黿榪詼?,黛比會全程陪同,一年后我會將前幾年攢下來的假期一口氣修掉,這樣差不多也有一年半,在之后再請個病假……”

    凱特傻眼了:“需要這么復雜嗎?”

    馬克面無表情的看向凱特。

    不這么復雜還能怎么辦?

    直接辭職?

    這倒是一個辦法,但紐約可是他的基礎盤,好不容易混到現在這個地位怎么可能輕易的放棄?

    這個辦法雖然復雜了些。

    但這是最大程度保證馬克紐約基礎盤不動搖的根本。

    再者說了。

    隨著新任總統上臺直接食言。

    那位盤踞在眾議院的黨鞭可是蓄勢待發了。

    相比較于弗蘭西斯·安德伍德。

    馬克還是比較喜歡克萊爾·安德伍德的。

    東國有女帝。

    馬克覺得自己再一次回來的時候可能會看到本土上第一位女帝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