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745章:復蘇的白狼王(萬更求全訂)
    胸口有毛。

    而且很旺盛。

    馬克畢竟是純種的爺們,更是一名精力旺盛二十四小時就能恢復的鋼鐵直男,多毛不是什么稀罕事情。

    只是。

    馬克沒在自己的胸口上看見任何烙印。

    更別說象征著布萊克狼族愛情守護更是能共享生命的烙印了。

    馬克抬頭看向輪椅上的比利。

    后者直接嗤鼻一笑道:“我們的烙印是作用在心間的,你是不是打算刨開你的胸口將你的心掏出來看看?”

    馬克若有所思的點頭道:“這是個好主意?!?br />
    下一秒。

    轟!

    馬克直接遁入神識海中看了一眼九妹搭建在神海之上的別墅隨后一溜煙的就跑進了存儲著自己記憶的記憶宮殿之中。

    記憶宮殿輝煌宏大。

    馬克直接將這段時間整理形成時間軸的前世記憶一股腦的揮到一邊快速的篩選著自己十三歲到十六歲之間的記憶。

    半響。

    馬克回歸。

    眼神頗為深邃。

    好吧。

    他想起來了,還是在那暮光山谷之中,當小狼妹里爾坐在他身上的那一刻咬了他自己一下。

    烙印應該就是在那個時候上去的吧。

    難怪呢。

    現在馬克終于知道為什么當時布萊克狼族為什么在沒有捉奸在床毫無有力證據的情況下指責他腳踏兩只船了呢。

    問題應該就是出現在這該死的愛情烙印上面了。

    一想到此馬克頓時就黑著臉朝著比利郁悶的說道:“所以你們就是憑借著這個烙印,哪怕是我又賭咒又發誓都不相信我的原因?”

    “不?!?br />
    “……那是什么?”

    比利抬頭看著一臉求知欲的馬克淡淡的說道:“事實上如果你沒有賭咒沒有發誓的話,我們也許還不會那么堅信,在你十歲的時候整個鎮都知道你是異教徒了,最大的樂趣就是拿上帝做各種誓言?!?br />
    馬克的臉色黑了。

    同時看向比利那萎縮的雙腿神情閃爍不定。

    馬克只是不想因為暴打殘疾人而惹得一身騷,但在必要的時候馬克是完全可以不計后果的……

    就在馬克衡量著得與失之際。

    比利卻是抬頭說道:“聽說你結婚了,你打算怎么安排里爾?”

    比利不說這話還好。

    一說這話馬克直接右手反復翻出了一瓶月亮水直接念力暴力轟開比利的嘴巴將他僅剩的最后一瓶月亮水灌進了比利的肚子里面。

    馬德。

    這家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是。

    你特喵的殘疾了我是不好暴打一名殘疾人。

    但如果你不是呢?

    怒意正在馬克的心中燃燒。

    怎么安排?

    馬格吉。

    馬克要是知道的話還會跑到這里來避開下午凱特與愛麗絲的逛街?

    做完這一切之后。

    馬克直接將月亮水的瓶子收了起來。

    比利摸了摸自己嘴巴的水漬朝著馬克說道:“你給我喝的什么?”

    “毒藥?!?br />
    馬克直接說著隨后推門而出。

    下一秒。

    “??!”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直接從馬克身后的會客廳之中傳來。

    正在外面的布萊克狼族成員紛紛將目光匯聚在這里,隨后但注視到站在門口馬克的那一刻。

    “嗷嗚!”

    狼嘯集合之下,整個村落瞬間變成了群狼的天堂。

    一雙雙忽閃著墨綠色雙眸的狼眼注視著馬克咧開了血盆大口。

    雅各布更是如此。

    變化做體型偏小巨狼的雅各布口便是直接起身飛撲。

    就在這時。

    “啪!”

    一灰色嬌小可愛的巨狼出現在了馬克的面前拍飛了雅各布。

    雅各布轟在村落的大樹上倒地晃了晃腦袋不敢置信的看著拍飛他的姑姑里爾。

    “姑姑?!?br />
    “馬克不會對比利怎么樣的?!?br />
    “可是?!?br />
    “沒可是?!?br />
    “……”

    里爾警告式的朝著雅各布看了一眼之后隨即變成人形態轉身注視著馬克忽閃著雙眸說道:“你都知道了?”

    馬克表情有些復雜的說道:“你之前告訴我,那是愛的咬痕?!?br />
    里爾點頭道:“對啊,我們一般將烙印都是稱之為愛的咬痕的?!?br />
    馬克:“……”

    這劇情的發展越來越出乎馬克的預料了。

    話說。

    我是不是就不該回來?

    馬克望天陷入了沉思。

    與其同時。

    “嗷嗚!”身后的會客廳之中傳來一聲帶著撕心裂肺狀的狼嘯之聲。

    嘭!

    嘭!

    嘭!

    正在會客廳之中從輪椅上滾落下來的比利如同煮熟的蝦米一樣彎著腰,額頭瞬間便是滲出了顆顆如同糖果又很細密的汗水。

    嘭嘭!

    比利一手抓著自己的胸口心臟所在的位置,一只手努力的朝著自己的雙腿處摸去。

    疼。

    痛徹心扉的疼。

    在一聲聲吶喊之后,汗流滿面的比利喘著粗氣,身體起伏的頻繁激烈而瘋狂,從下肢各處傳來的痛楚好似要將他無情的撕裂、貫穿,每一份每一處都是刺骨的疼痛。

    下一秒。

    “啊——”

    比利抬頭雙眸猙獰赤紅。

    轟??!

    身后的會客廳瞬間好似被烈性炸藥引燃起爆了一樣。

    在爆炸的那一刻,馬克直接摟著身邊的里爾急速的朝著遠處遁去。

    嘭!

    本來就是木質的會客廳在這驚天巨響之后瞬間爆炸,破碎的木板轟向四周。

    在會客廳周圍原本對馬克形成合圍之勢的狼群們瞬間遭殃了。

    一些躲閃不急的巨狼被扎進的木快吃痛的嗷嗷直叫。

    帶著里爾躲開爆炸中心的馬克看著面前上演的這一幕有種莫名的喜感。

    像極了一群不聽話挨打的哈士奇。

    就在這時。

    嗷嗚!

    這一聲狼嘯直接是從徹底爆炸變成廢墟的會客廳之中傳來的。

    下一秒。

    一巨大的黑影直接拱起著壓在自己身上的木塊緩緩起身。

    “這是……”被馬克摟著狼腰的里爾驚疑不定的看著出現在她視線中的白狼身形。

    此時此刻。

    一身高足有四米的白狼王傲然的聳立在會客廳廢墟之上,它的脖子、前胸和腹部大片的灰白毛,發出白金般的光亮,耀眼奪目,射散出一股兇傲的虎狼之威……

    里爾。

    白狼王里爾·布萊克,布萊克狼族的王者。

    里爾抖了抖身軀,身上散落的雜物瞬間掉落,再無雜物遮蔽的毛發在陽光下的光芒更是無比了。

    在白狼王的承托下,四周匍匐做膜拜狀的雜毛巨狼們就如同巨人與侏儒的明顯差別。

    馬克此刻也是有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月亮水灌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