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755章:喪鞭的誕生【序】(萬更求全訂)
    第二天。

    嗡!

    馬克的聯邦專機穩穩的觸地隨后于匡提科軍事基地的飛行跑道上面開始慢慢減速。

    不多時。

    艙門打開,馬克從其中走出,站在不遠處身上套著一件聯邦制服外套的黛比趕忙迎了上去。

    “老大?!?br />
    “嗯?!?br />
    馬克扣緊著自己的西裝紐扣看了一眼黛比之后淡淡的說道:“先去軍法署辦公室?!?br />
    黛比點了點頭直接朝著等候在那邊的車輛招了招手。

    本土軍法有自己的法律體系-統一軍事司法典或者簡稱軍法。

    在海軍陸戰隊之中,為海軍陸戰隊戰友做辯護的律師稱之為軍法官,軍法官是現役海軍陸戰隊隊員,每一位軍法官都有資格擔任控方律師與被告辯護律師或者被分配到戰斗崗位……

    十分鐘后。

    馬克和駕駛著汽車的一名少尉點了點頭之后從車上下來摘下墨鏡注視著面前的三層紅白大樓。

    黛比走到馬克的身邊低聲的說道:“老大,特恩布爾上校的辦公室在三樓?!?br />
    馬克瞥了一眼黛比徑直的朝著軍法署的大門走去。

    三樓。

    馬克和黛比的出現頓時引來了被注視的目光,不過也只是微微注視了一下眾人就將目光給挪開了。

    特恩布爾。

    本土海軍上校,匡提科軍法署指揮主管,特恩布爾從年輕的時候就參軍報國,在當時的軍隊氣氛之中屢屢獲得晉升,可以說特恩布爾是本土年輕女性軍官的一名旗幟。

    只不過。

    “嗨,你們不能進……”

    “……”

    馬克瞥了一眼直接被黛比擒拿的黑個子有些無奈的朝著黛比說道:“這里是羅斯那家伙的地盤,我們是客人,黛比?!?br />
    黛比聞言松開了表情已經有些扭曲的黑個子。

    馬克再次無奈的一笑推開了面前軍法署指揮主管辦公室的大門。

    馬克剛剛進去頓時就吸引住了里面兩名女士的注意力。

    坐在椅子上面容有些憔悴的特恩布爾上??吹鉸砜訟仁且匯端婧蟪耪駒謁旃濫潛叩納銜舅檔潰骸吧銜?,你可以出去了?!?br />
    那名上尉女士點頭在路過馬克身邊的時候詫異的多看了幾眼之后便是推門而出。

    等到上尉出去之后,馬克一臉微笑的看著從椅子上起身的特恩布爾說道:“我以為我們是朋友,布爾?!?br />
    布爾走過辦公桌之后和馬克微微的擁抱了一下說道:“是嗎,那你那么多次來匡提科怎么不過來看看我?”

    馬克聳肩道:“很明顯我的名聲已經在華府變質了?!?br />
    布爾亦是一笑很是認同的說道:“的確,你馬克·路易斯的名聲的確在華府不怎么好?!?br />
    馬克失聲一笑。

    他這么說自己是自我調侃,但別人這么說?

    算了。

    布爾調侃完之后邀請著馬克坐下來這才說道:“好吧,那你這一次過來見我是有什么事情嗎?”

    馬克接過布爾遞過來的水杯抬頭看去一臉憔悴的布爾淡淡的說道:“亞當失蹤了?”

    布爾直接一愣。

    馬克搖頭道:“要不是昨天黛比來這里調查一起聯邦案件,羅斯將軍要是沒說的話,我都不知道這回事情?!?br />
    布爾回神抿了抿嘴唇道:“對,亞當在執行巡邏任務的時候和他的隊友失蹤了?!?br />
    亞當,特恩布爾的兒子,陸戰隊中尉,一年前進行海外服役駐扎于阿富汗軍事基地……

    “找到了嗎?”

    “目前的情況,亞當可能被加慈尼組織挾制到薩莎山口?!?br />
    馬克放下手上的茶杯看著毫無表情的布爾皺眉道:“剛剛你們在討論使用空爆導彈?”

    布爾沒有說話。

    就在這時。

    門外傳來了嘈雜的聲音。

    一個男子用著好似雄獅憤怒般的聲音道:“該死的,馬克,你要是敢對我妻子……”

    “嘭?!?br />
    馬克開門看著被黛比緊緊壓著右臂的某身穿藍色西裝打著領帶頭發有一丟丟發白的中年男子微笑的說道:“哈嘍,亞撒,好久不見?!?br />
    亞撒:“……”

    五分鐘后。

    坐在沙發上的馬克抿著手上的冰水注視著用冰袋敷著自己胳膊的亞撒淡淡的說道:“你怎么來了?”

    原本用著憤怒目光注視著馬克的亞撒先是一愣隨即更是憤怒的壓低著聲音說道:“該死的,這是軍法署,這是我妻子的地……”

    馬克直接打斷道:“提醒一下,你和布爾已經分居超過一個月了?!?br />
    亞撒直接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妻子布爾。

    布爾也是微微皺眉。

    馬克哈哈一笑道:“我要是在華府沒點眼線的話,我能牢牢的坐穩我現在的位置?”

    亞撒冷冷一哼道:“我能和我妻子單獨說幾句話嗎?”

    “不能?!?br />
    “……什么?”

    馬克直接放下杯子起身走到辦公桌的面前拿起了放在布爾面前的一份文件翻看了一下隨后抬頭看向布爾道:“你確定亞當被關在這個隧道里面?”

    布爾沒有說話。

    馬克也沒有催促。

    好一會。

    布爾這才抬頭用著平和的語調說道:“我們不知道亞當會不會在隧道里面?!?br />
    亞撒一聽這話起身說道:“你不能這么做,用空爆導彈?”

    布爾扭頭看向亞撒靜靜的說道:“這不是我的決定,他們讓我在上面簽字的?!?br />
    “誰?”馬克出聲問道:“羅斯?”

    布爾搖頭。

    馬克看向亞撒道:“你是國會議員,去年八月份有位將軍上報了一份增量阿富汗基地的計劃通過國會批準,連我的等級都沒有查出這份計劃的提出人,你應該知道?!?br />
    亞撒沒好氣的說道:“我為什么幫你?別忘了,我在國會可是彈劾過你好幾次的?!?br />
    “我這人不記仇?!甭砜誦ψ潘檔潰骸案頤?,我把亞當帶回來?!?br />
    布爾眼前一亮。

    亞撒更是看著微笑依舊的馬克沉聲的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馬克聳肩道:“當然,你雖然不是我的朋友,但布爾是我的朋友?!?br />
    馬克說完。

    亞撒沉默了一會將自己胳膊上冰袋取下來淡淡的說道:“哈迪·麥瑟上報的這份計劃?!?br />
    馬克眉毛一挑道:“空軍中將哈迪·麥瑟?”

    亞撒點了點頭。

    馬克見狀低頭沉默了一會隨后朝著布爾說道:“我會把亞當安全救出來的?!?br />
    說完。

    馬克徑直的朝著門外走去。

    “老大?!?br />
    “去找羅斯?!?br />
    “……是?!?/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