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765章:開始洗腦吧(萬更求全訂)
    威廉王子縣。

    嗡!

    “基督耶穌……”

    剛剛從國會回到家的亞撒議員正準備開瓶小酒小酌一下的時候,一幽藍色夾著五芒星的傳送門瞬間在他面前展開。

    亞撒一個不慎。

    手上的酒杯直接落地發出清脆的碰撞聲之后四分五裂。

    馬克托著昏迷中的亞當從傳送門中走出來之后瞥了一眼臉上滿是怖震之色的亞撒淡淡的一笑道:“華府這邊的報紙還評選你是最胸懷城府的議員呢,眼下看來,你到底給了多少錢那位撰寫報紙的媒體人?”

    亞撒直接愣住了。

    好半天。

    等到馬克將昏睡的亞當安置在沙發上面之后,國會議員亞撒這才回神看著轉身的馬克問道:“你是變種人?”

    “不是,我有當時入聯邦調查局的身體檢測報告,需要看一下嗎?”

    “……那你是什么?”

    馬克直接臉黑道:“別以為你是我好朋友的丈夫,我就不敢剁了你下酒?!?br />
    馬克的朋友是特恩布爾。

    面前這亞撒?

    只能算是贈送的。

    不過亞撒和特恩布爾的戀情也是具有傳奇性的。

    兩人三離三和。

    不多時。

    接到馬克電話就急忙忙從匡提科趕回來的特恩布爾到了。

    當布爾打開家門看到睡在沙發上面如同一個嬰兒一樣甘甜的亞當頓時捂著自己的嘴巴直呼上帝那個老家伙的名字。

    亞撒也跟了過去摟住了特恩布爾的肩膀。

    至于馬克?

    馬克正在他們家的吧臺那邊品著據說是一名高科技公司說客送給亞撒的美酒。

    酒入口壓根沒有一線喉的感覺。

    甚至。

    這號稱國會議員最愛的威士忌甚至還比不上馬克常備的打折之后九十九美刀的波本呢。

    待得那邊特恩布爾驚呼完畢之后便是朝著馬克走來,狠狠的給了一個擁抱。

    馬克笑納之。

    “謝謝你,馬克?!輩級煽蠛蓯歉屑さ某怕砜慫檔潰骸懊揮心愕幕?,我該怎么辦?”

    馬克聳肩瞥了一眼臉色有些不自然的亞撒淡淡的說道:“也許亞當還會回來只不過可能會截肢?”

    布爾破涕成笑。

    馬克哈哈一笑。

    亞撒臉色漆黑。

    半個小時后。

    馬克出了門和站在門口的亞撒還有布爾揮了揮手便是自顧自的沿著街道往外面走去。

    此件事了。

    在解決完這段插曲之后,馬克在轉過彎便是開啟的傳送門回轉到了聯邦大廈。

    出現在自己辦公室里面的馬克瞥了一眼自己柔順完全可以當床墊波斯地毯上面的污漬眉挑了挑。

    馬克直接推開自己的辦公室門。

    金發秘書正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刷著某社交網頁,在聽到動靜之后,金發秘書轉過身來。

    “貝芙,讓清潔工打掃一下?!?br />
    “……是?!?br />
    說完。

    馬克便在金發秘書有些古怪的目光下朝著不遠處的電梯走去。

    金發秘書看著馬克走進電梯的背影小心的嘀咕著。

    要是她記憶沒有出錯的話,她明明記得五分鐘之前進去辦公室的時候里面是沒有人的。

    莫非……

    貝蒂想到了一個可能。

    據說維吉尼亞州那邊的辦公室被一名女記者報道出來,那里的局長辦公室里面有一個通往傳說中臥室的暗門。

    金發秘書一邊想著一邊直溜溜的注視著緊閉著的局長辦公室房門陷入了八卦風云中。

    聯邦大廈。

    客房。

    也就是傳說當中的羈押關押室。

    不過客房這里和其他的關押室不一樣,這里雖然也有攝像頭但都是即時性的……

    客房這里的客人多為恐怖分子。

    在馬克的聯邦調查局里面,恐怖分子是沒有任何權利的,尤其是從本土之外進來的恐怖分子更加如此。

    叮!

    電梯打開。

    “局長?!閉誑頭空獗嚦詞氐奶皆痹誑吹鉸砜舜永錈孀叱隼粗蠖偈逼鶘砹⒄?。

    馬克點了點頭道:“打開?!?br />
    探員立馬按下了辦公桌下面的控制按鈕。

    嘟!

    好像一堵墻壁模樣的大門瞬間朝著逃生樓梯的那一側收縮起來露出了長長的走廊。

    一條走廊直通到底,走廊的兩側則是偏差不超過五厘米傳說當中的客房了。

    三十六號客房。

    馬克站在單向的玻璃面前注視著里面正在狹小空間行走的伊凡·萬科思考著一件事情。

    話說。

    這家伙抓了有什么用?

    奇怪了。

    當時抓人的時候想著是什么的?

    馬克的眉毛微微皺起一時半會愣是沒有想到抓這家伙的原因是干什么的?

    不到一會。

    馬克悟了。

    想罷。

    馬克直接推開只能從外面打開的客房門朝著里面走了進去。

    正在里面如同夜貓一樣炸毛的伊凡·萬科在看到馬克進來之后憤怒的便是撲了上去:“你把我父親帶到哪里去了?!?br />
    伊凡·萬科宛如惡狗撲食。

    但。

    嘭的一聲!

    伊凡·萬科直接掛在了墻壁上面動彈不得。

    正在門口的探員聽到這一聲動靜之后,直接默不作聲的帶上了可以阻絕任何一切聲音的耳機同時默默的關掉了正在運行狀態之中的監視攝像頭……

    伊凡·萬科掛壁。

    馬克輕輕一笑直接右手指微微一動。

    每個客房之中必備的塑料座椅自動的挪移到了馬克的屁股下方。

    馬克坐下來之后掏出一根烤煙給自己點上。

    墻壁上的伊凡·萬科眼睛都充血發紅了。

    下一秒。

    嘭!

    伊凡·萬科從地上爬起來忌憚而仇恨的目光落在西裝革履的馬克身上。

    馬克輕輕一笑說道:“你父親正在新阿姆斯特丹醫院治病?!?br />
    伊凡·萬科微微一愣。

    馬克直接嗤鼻笑道:“怎么?不信?”

    伊凡·萬科沒有說話但臉上的表情完全證明了自己的觀點。

    馬克指了指只有一米規格的小床淡淡的說道:“坐?!?br />
    伊凡·萬科繼續沉默。

    馬克也沒有強求只是淡淡的說道:“我喜歡識時務的人,但你明顯不是,那就這樣吧,等著被驅逐出境吧?!?br />
    說完。

    馬克正準備起身的時候,伊凡·萬科直接哧溜一下就坐在了壓根沒有床墊的鐵床上了。

    馬克見狀嘴角上弧。

    誰說這俄國殺馬特只是一個莽漢的?

    一天學沒上,就能憑借著伊戈爾·萬科留下來的數據制造出方舟反應堆的家伙會是一名莽漢?

    會嗎?

    馬克內心笑了一聲之后直接右手一揮遞出香煙和打火機。

    伊凡看了一眼之后默默的給自己點上。

    馬克開口,道:“你知道其實你和你父親應該感謝我吧?!?br />
    伊凡·萬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