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784章:博弈之道(萬更求全訂)
    三個小時后。

    當聯邦專機放出起落架觸地于紐約肯尼迪機場的那一刻,通過各種各樣關系擠進來的媒體們亦是沸騰了。

    但是呢?

    在聯邦探員虎視眈眈的目光下,眾多媒體們愣是越過由探員們組成的人墻注視著剛下飛機就被送進橋車之中的賈斯丁·漢默默默無語。

    該死的。

    聯邦調查局要對漢默工業發難怎么就沒有一點風聲傳出來呢。

    就在眾多媒體心中如是想著的時候。

    馬克所乘坐的橋車在路過媒體記者面前的時候按下來窗戶朝著眾多表情各異的記者們微笑著說道:“一個小時后,聯邦調查局會在聯邦大廈一樓向各位通報此次案情?!?br />
    說完。

    馬克沒在理睬這句話之后媒體們的表情重新搖上了窗戶。

    負責駕駛汽車的探員默不作聲的驅車離開肯尼迪機場朝著聯邦大廈絕塵而去。

    在車上。

    微瞇著雙眸的馬克突然睜開雙眸看向旁邊的黛比說道:“我要兩天之內,紐約人都知道一件事情,漢默工業意圖對紐約發起恐怖行動?!?br />
    黛比沉聲的點了點頭。

    馬克再次問道:“安娜·克勞馥那邊的消息傳來了嗎?”

    黛比點了點頭說道:“傳來了,克勞馥集團已經派人和史塔克工業接觸了?!?br />
    馬克點頭道:“那就好?!?br />
    是的。

    針對漢默工業的行動其實已經落下帷幕了。

    雖說賈斯丁·漢默僅僅是作為嫌疑人被逮捕,但華爾街可不管這些。

    在這三個多小時之中。

    要知道。

    本土股市可沒有什么所謂的漲停和跌停的。

    這三個小時內。

    有著奧布萊恩和哈德森兩大技術宅的的操控下。

    呵呵。

    這么說吧。

    看好并投資漢默工業的投資客哀鴻遍野,因為這聯動效應,就算是大盤都呈現下跌趨勢。

    在這三個小時之中,已經有十二人從華爾街上空一躍而下了。

    與一片哀嚎的華爾街所不同。

    馬克等人則是賺的滿盆。

    漢默工業蒸發了多少錢,以三倍計便是馬克等人所賺取的純利潤。

    當然了。

    這筆錢會在哈德森的操控下流轉于世界各地隨后以開設的海外正規途徑流轉到參與這一次行動人員的各個賬戶之中。

    吃獨食是要不得的。

    馬克深知這一點。

    是以。

    華爾街的幾位政客。

    軍方的幾位大佬。

    國會中的幾位參議員。

    ……

    哪怕是這樣,分到馬克手上的錢財都足以一勞永逸的解決今后的財政問題。

    頓了頓。

    馬克嘴角微微上弧的朝著黛比說道:“等到賬之后記得去交稅,我們是守法的?!?br />
    黛比微笑著點頭。

    國稅局那幫棒槌可不管你錢從哪里來的,他們只會管你有沒有交稅。

    有交稅的話,一切好說。

    但如果沒有?

    呵呵。

    坦克堵門了解一下。

    當然了。

    針對漢默工業的行動雖然很順利,但針對賈斯丁·漢默的大幕其實才剛剛開始拉開。

    想要讓這場游戲成功落下帷幕。

    賈斯丁·漢默必須被定罪。

    無他。

    這件事情之中需要一個替罪羊。

    尤其是那些在這三個小時內直接被清空資產的投資客們更加需要一個能夠發泄怒火的替罪羊。

    漢默工業的垮塌速度太快了。

    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手上所擁有的東西已經徹底的變成一張廢紙了……

    是以。

    為了社會的穩定,賈斯丁·漢默必須被定罪。

    在沒有被審判之前,賈斯丁·漢默只是嫌疑人。

    所以。

    馬克必須在陪審團尚未被聯邦法院遴選出來之前,就先要給潛在的陪審團成員灌輸一個印象。

    賈斯丁·漢默罪名成立。

    這也是沒辦法的。

    涉及到聯邦案件的時候,一旦陪審團確定之后,從確定的那一刻起到結束,陪審團成員是與外界隔離的,為的就是防止陪審團成員受到外面的輿論導向。

    是以。

    馬克先發制人。

    一旦賈斯丁·漢默有罪的印象先入為主之后,在法院上,陪審團就天然性的傾向于檢方了。

    一旦導向傾向于檢方。

    到了那個時候。

    嘿嘿。

    半個小時后。

    馬克走進自己的辦公室便是讓金發秘書將聯邦檢察官查克請了進來。

    查克一進門。

    馬克給自己滿飲了一杯之后便是說道:“以最快的速度起訴賈斯丁·漢默?!?br />
    查克點頭。

    這肯定的。

    作為這場盛宴之中的參與者之一,查克當然也需要這件事情最好明天就蓋棺定論。

    畢竟這場游戲就是個套。

    在完美的計劃都有漏洞,一旦時間長了,萬一被有些明白人看出來怎么辦?

    雖說這件事情不太可能發生。

    但萬一呢?

    夜長夢多這個道理不僅僅東方明白。

    西方同樣如此。

    不多時。

    在隨著聯邦調查局紐約辦公室召開新聞發布會展示在漢默工業園倉庫中所搜尋到的證據之時。

    紐約上東區聯邦法院正式受理聯邦檢察官查克對賈斯丁·漢默提起的六項聯邦重罪控訴,受理此案的法官喬治直接表示將于三天后遴選陪審團。

    選擇上東區聯邦法院的原因很簡單。

    誰讓喬治曾經被賈斯丁·漢默訛詐過呢。

    這樣一來。

    賈斯丁·漢默被徹底捏死的概率已經遠遠的超過了百分之八十。

    原因很簡單。

    當查克在法庭上給陪審團灌輸賈斯丁·漢默有罪,被告律師反對被法官告知無效。

    當被告律師洗刷賈斯丁·漢默無罪的時候,查克反對,法官直接告知反對有效的。

    那感覺。

    那滋味。

    何止一個酸爽兩字可以容易。

    至于洛克菲勒那邊?

    馬克相信。

    洛克菲勒應該是能夠做出足夠明智的選擇的。

    無他。

    一位是空軍將領麥瑟。

    一位是市值已經跌倒谷底已經徹底毫無用處的盜版商賈斯丁。

    選擇誰已經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了。

    麥瑟會不會徹底歇菜其實剛開始的時候不管馬克的事情,甚至從一開始馬克還想著將麥瑟鼓搗到他這一邊的。

    但馬克需要麥瑟來牽制洛克菲勒。

    當然了。

    最主要的是想利用麥瑟,讓奧門牽制住他那位活躍異常一天不日就發慌的交際花妹妹。

    馬克相信那位當時恨不得直接剁了自己泄憤的奧門懂得取舍。

    放棄賈斯丁。

    麥瑟的事情還有的商量。

    但要不是?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