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811章:死亡是起點(萬更求全訂)
    “寒冰深淵在哪里?”

    “在圣山下面?!?br />
    “有把握嗎?”

    “呵呵?!?br />
    “……”

    準備離去的海拉聽到這句話之后,轉身一臉微笑的看著馬克說道:“我的王,站在阿斯加德的地界上,我的力量,無窮無盡?!?br />
    海拉剛準備離去。

    下一秒。

    馬克就看到了突兀出現在兩人面前的北歐神庭的王者,眾神之父奧丁。

    奧丁注視著馬克與海拉說道:“不管你們在打什么主意,這里是阿斯加德?!?br />
    海拉柳眉一挑準備硬懟。

    馬克趕忙拉住了海拉,朝著奧丁微笑的說道:“當然,冥界與阿斯加德是友好關系?!?br />
    奧丁若有所思的打量著馬克。

    不知道為何。

    此刻的奧丁有一種眼前的馬某人似乎比馬某人前世路西法都難對付棘手的莫名錯覺。

    尤其是馬克臉上的那抹笑意。

    更是讓奧丁感到驚奇。

    畢竟前世有著七罪在身的路西法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張冰冷的死人臉的模樣。

    馬克自然是不知道奧丁此刻的心中所想,卻是湊到了奧丁的面前小聲的說道:“作為盟友,那么幫助彼此一些小事也是理所當然的,你說是吧?北歐神庭的眾神之父?!?br />
    奧丁僅留的一支獨眼注視著馬某人,隨后瞥了一眼被馬克緊緊拉住的女兒海拉淡淡的說道:“冥界的政策如果再寬容一點,那么局面就將會不一樣?!?br />
    錚!

    海拉雙手一擺直接握住自虛空而來的漆黑骨刺柳眉一挑注視著奧丁譏諷道:“向你一樣?”

    奧丁看都不看的說道:“有何不可,無盡宇宙和平的時間太少了?!?br />
    是的。

    相較于他們的生命限度,所謂的幾十年和平在他們眼中就如同十幾分鐘一樣……

    海拉怒起。

    做著勸架人的馬克再一次拉住了海拉有些無奈的朝著奧丁說道:“奧丁,冥界沒有質疑你的政策,那么你也不能對冥界的政策發表意見,尊重,是相互的?!?br />
    奧丁沉聲道:“你離開這么多年,知道如今的冥界是什么情況嗎?”

    狼煙四起。

    天下逐冥界。

    這兩句用來形容冥界此刻的狀態在合適不過了。

    馬克笑了笑握著海拉的右手朝著奧丁淡淡的說道:“我不需要知道,海拉是冥后,她的意見就是冥王的意見,當我不在的時候,海拉的意志便是冥界最高的意志?!?br />
    陣容不能混淆。

    將自己現在有些亂七八糟的感情事務放在一邊,不管是凱特、愛麗絲或者海拉。

    他的女人始終是站在他這邊的。

    是以……

    馬克毫無保留的信任著他的女人們,更別說在自己離開之后辛辛苦苦任勞任怨打理冥界所有事務的海拉。

    眼下不趕忙表明自己的立場還要等到什么時候?

    等到因為政客奧丁挑撥之后,海拉對他埋怨更深的時候再解釋嗎?

    果然。

    馬克話語剛剛落下之后,原本充斥著想要砍到奧丁狗頭眼神的海拉瞬間轉移了目光。

    在這一刻,海拉看向馬克的眼神更加的柔和與柔情還有……魅惑。

    馬克與海拉對視。

    一切盡在不言語之中。

    頓了頓。

    海拉看向奧丁直搖頭道:“看看你現在,難道已經忘記了宇宙中的真諦?力量強大的人才能擁有一切,那群反抗的生靈都該死,我們冥界賜予他們什么,他們就只能要什么?想要挑挑揀揀?呵,干脆你開放九界結界接納他們?”

    奧丁深深的看了一眼海拉。

    最終。

    奧丁轉身手持著權杖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馬克注視著奧丁的背影淡淡的說道:“他的時間不多了?!?br />
    海拉淡淡的點了點頭。

    冥后在旁,總算是如今的馬克沒有全面回歸冥王之位,但亦是能夠從奧丁的身上感知到冥界對其的召喚。

    按照道理來說。

    如果奧丁這一次沉睡恢復的時間充足的話,奧丁將會再次享有百年的時間。

    可惜了。

    還是那句話。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如今留給奧丁的時間最多不會超過十年時間,時間一到,哪怕奧丁在怎么擁有大偉力都無法抵抗冥界對其的召喚。

    這也是馬克為什么要將生死權限擴張到無盡盡宇宙的主要原因。

    生與死在手。

    順者昌。

    逆者亡。

    半響。

    馬克轉身看向海拉問道:“真打算將奧丁召喚到冥界去?你打算怎么安排?”

    海拉注視著奧丁的背影嘴角上弧露出一絲嘲諷的意味好似在詢問一樣說道:“你覺得讓他去打掃我們的寢宮怎么樣?”

    馬克臉上的笑容一僵。

    讓自己的老丈人去打掃寢宮?

    別鬧了。

    真要是讓奧丁去打掃他們的寢宮?不說阿斯加德會不會和冥界立馬翻臉,就單單說弗麗嘉?

    信不信奧丁剛拿起掃把,獲得冥界赦免權的弗麗嘉就敢自我了斷飛回冥界來替奧丁撐腰。

    到時候海拉也許會無所謂自己的父母打掃寢宮。

    但馬克?

    一想到那個畫面,馬克就不由的抖了抖身子擠出一絲微笑朝著海拉說道:“算了,你要是實在生他氣,打發他去冥河上面當擺渡公吧?!?br />
    海拉冷冷一笑道:“那太便宜他了?!?br />
    想當年海拉和奧丁父女攜手一起打江山,結果江山打下來了,奧丁竟然擔心海拉功高震主時刻的想著削減她手上的權柄。

    要不是……

    海拉瞥了一眼帶著一絲微笑的馬克。

    當時的海拉已然察覺到了奧丁的打算,要不是馬克的突兀出現,那場大戰只會有一種結局。

    她會敗。

    甚至海拉都能看到如果那場戰爭自己敗北,自己會被關押囚禁在海姆冥界之中永生永世。

    至于為什么只有一種結局呢?

    無他。

    如今的奧丁也許打不過嫁作冥后的海拉。

    但在此之前呢?

    哪怕是步入暮年期的奧丁都能夠吊打之前的海拉。

    海拉有怨念是正常的。

    馬克默然。

    算了。

    愛咋地咋地的吧。

    也許奧丁作古的時候,我還在地球上晃著呢。

    馬克心中想到頓感一身輕松。

    與其同時。

    手握著妙爾尼爾的雷神和九界大使走出了身后的宮殿。

    在看到站立在宮殿面前花園中的馬克和海拉的時候,原本還有說有笑的場面瞬間如同畫面靜止了一樣。

    索爾看到馬克身邊的女子有些驚奇。

    不多時。

    索爾朝著這邊走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