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829章:地下金字塔的來歷(萬更求全訂)
    不多時。

    跟華府三飛飾那邊匯報結束的科爾森從營房之中走了出來。

    馬克回神。

    科爾森說道:“可以走了,路易斯局長?!?br />
    馬克點了點頭想了一會說道:“把那個叫做艾倫的也帶上吧?!?br />
    科爾森一愣道:“路易斯局長……”

    馬克轉身看著科爾森微微一笑道:“好心,就一定要有好報,這是我的原則?!?br />
    科爾森沉默了一會。

    隨后。

    雖說年紀也有二十四了,但沒有像其他人一樣一長大就長殘的艾倫正駕駛著他座下的雪地車載著后座的科爾森還有馬克朝著遠處五十公里之外的韋蘭德基地那邊急速而去。

    這雪地車的速度可比雪橇三傻的速度加起來都要快。

    坐在后座上的馬克正在假瞇。

    馬克旁邊的科爾森卻是喝著第二罐的紅牛提神匯總著從華府三飛飾那邊陸續不斷利用衛星通訊傳輸過來的信息。

    半響。

    科爾森說道:“七天前,韋蘭德礦業的查爾斯·韋蘭德突然招募了一批來自全球各地的科學家和探險學家,組成了一只專業小隊被查爾斯·韋蘭德用私人飛機送到了這里?!?br />
    馬克笑了笑道:“原因呢?”

    科爾森說道:“我們正在聯系倫敦分部的特工去進行偵查,應該沒有那么快?!?br />
    馬克眉毛一挑道:“你之前說韋蘭德招募了一個探險家?”

    “對?!?br />
    “叫什么?”

    “……萊克斯·伍德,路易斯局長認識?”

    馬克睜開雙眸瞥了一眼似乎想要說什么的科爾森呵呵笑道:“你想說什么最起碼也看看看這名萊克斯·伍德的膚色先?!?br />
    科爾森低頭調出了萊克斯·伍德的個人資料隨即有些勉強的笑了笑。

    好吧。

    萊克斯·伍德的膚色偏黑。

    馬克則是見名字對上來了之后在后座內伸了一個懶腰說道:“左右不過就是韋蘭德礦業利用采礦衛星發現了冰層下面有一個奇特的建筑物,然后有個不怎么靠譜的專家告訴韋蘭德,這冰層下面的建筑物具有阿茲臺克文化的遺留特征,再然后又要一位專家說這具有柬埔寨風格,之后又有一位專家說這具有埃及金字塔的風格,再然后,這些人就得出了一個結論,這下面的建筑物可能是有史以來的第一座金字塔,所以這位韋蘭德先生就起了興趣了?!?br />
    科爾森被馬克這番話弄的有些迷糊。

    柬埔寨文明。

    埃及文明。

    這兩個文明科爾森還是知道的。

    但阿茲臺克文明?

    馬克瞥了一眼科爾森笑了笑說道:“你不知道阿茲臺克文明很正常,最關注這個文明的群體當屬那群冒險家了?!?br />
    阿茲臺克文明。

    一個被斬首的文明。

    這是一個被無數冒險家視為寶地的存在,也正因為此,阿茲臺克文明被滅亡了……

    只不過。

    科爾森回神還是很好奇的問道:“那這地下的建筑物是什么東西?”

    “一個試煉場?!?br />
    “……什么?”

    “是的,你沒聽錯?!甭砜誦Φ潰骸爸郎鈐謨炅種心承┎柯渲兩窕寡叵某扇死衤??”

    科爾森點了點頭。

    當這些部落之中有孩子成年之后是必須進行成人禮的,成人禮的要求也很簡單,獨立在雨林中獵殺一只部落規定的動物就好,以此來證明你可以獨立打獵為部落做出應有的貢獻了。

    科爾森想著表情有了一些變化。

    馬克微笑道:“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樣,這冰層下面的建筑物就是某個種族用來為他們部落孩子進行成人禮的地方?!?br />
    科爾森麻爪了:“就是您之前說的鐵血種族?外星人?”

    馬克點頭。

    科爾森已經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了。

    馬克呵呵一下聳了聳肩道:“不過這里已經被荒廢了,鐵血種族也已經放棄這里的?!?br />
    “……為什么?”科爾森有些不解的問道。

    馬克神秘笑道:“那是因為我在這?!?br />
    科爾森:“……”

    不多時。

    遠處韋蘭德臨時搭建的營地已經出現了。

    科爾森說道:“韋蘭德這里的營地原本是島國用來捕獵鯨魚的休息站,不過在后來被人發現之后就被廢棄了?!?br />
    馬克淡淡的說道:“島國的女人還是不錯的?!?br />
    科爾森看了一眼馬克決定自己不打算說話了。

    都不在一個頻道怎么聊天?

    我是在聊島國女人的事情嗎?

    科爾森憤憤的想著。

    不過科爾森不再說話,馬克也樂得清閑,畢竟馬克可沒有話癆屬性,科爾森之所以話特別多可能是因為喝多了紅牛精神比較亢奮的緣故吧。

    很快。

    馬克等人乘坐的雪地車的到來引起了韋蘭德礦業人的警覺。

    雪地車停下。

    坐在后座的馬克瞥了一眼在外圍持槍警戒的韋蘭德保全笑了笑。

    那兩名膚色黝黑的保全互相點頭隨即朝著雪地車走來。

    馬克看向旁邊的科爾森淡淡的說道:“你來還是我來?”

    “韋蘭德的注冊地點在紐約?!笨貧鴟撬?。

    馬克笑了笑搖了搖頭直接推開了車門。

    “你們是什么人?”兩名膚色黝黑的保全看著從車上下來的三人頗為警惕的問道。

    馬克右手翻出直接掏出了自己的證件淡淡的說道:“聯邦調查局?!?br />
    兩名膚色黝黑的保全為之一愣。

    從理論上來講,聯邦調查局是不具備海外執法權的,但再從某種理論上來講,凡是聯邦公民或者聯邦公司,聯邦調查局都具備執法調查權。

    至于怎么去理解那就因人而異了。

    不過最重要的理解是這樣子的,但你對聯邦調查局沒有多大價值的時候,第一個理論生效,但當你的價值值得聯邦調查局的情況下,第二個理論覆蓋第一個理論。

    嗯。

    就是這樣。

    馬克看著兩個面面相窺的黝黑膚色的保全淡淡的說道:“怎么?還需要確認一下?”

    兩名本土籍的保全欲言又止。

    馬克笑了。

    十多分鐘后。

    一名去而復返的保全恭敬的將手上的紫水晶證件還給了馬克說道:“路易斯局長,韋蘭德先生正在辦公室等您?!?br />
    馬克笑了笑朝著旁邊的科爾森說道:“菲爾,看吧,我就說,韋蘭德礦業雖說總部在倫敦,但還是很遵守法律的嘛?!?br />
    科爾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