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魔域如何成为军团领袖 > 其他小說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 第840章:美隊是陸軍的人
    半個小時后。

    在冰層之下獨自沉睡了七十年的某位老古董終于在經過了這么多天后被人成功的搶救上來了。

    就算是渾身出汗亦是難以掩飾著科爾森對于擔架上那炙熱難擋的目光。

    馬克見狀直接說道:“要不掏出手機和你的偶像合個影?”

    科爾森一愣隨后直接掏出了手機。

    馬克看著科爾森就如同看著一名貨真價實的腦殘粉。

    不多時。

    “隊長,直升機還有十五分鐘抵達?!?br />
    “知道了?!?br />
    科爾森點了點頭朝著神盾特工們說道:“整理一下準備離開,注意,這一次的行動是七級絕密,你們知道保密要求的?!?br />
    “明白?!鄙穸芴毓っ欠追狀笊檔?。

    隨后。

    神盾特工們便是如同早已經分工明確的勤勞小螞蟻一樣在這臨時搭建的營區之中進進出出,忙活的不亦樂乎。

    馬克看向擔架上的史蒂文·羅杰斯。

    不得不說沒有注射血清變身前的史蒂文和注射了血清的史蒂文完全就是兩個不相干的人。

    擔架上的史蒂文·羅杰斯依舊穿著那件曾經被當成演出服的第一代隊長制服,臉色……頗為紅潤?

    馬克的表情有些古怪。

    在剛剛史蒂文被運輸上來的時候,面色可是蒼白的跟白紙一樣的,這才過了多久?

    要醒了嗎?

    就在馬克這么想著的時候,一名特工操起針管便是推了一針不明液體進去了。

    馬克看的驚奇,旁邊的科爾森解釋道:“為了以防萬一,隊長應該在熟悉的環境內醒過來?!?br />
    馬克嗤鼻一笑,但也沒有說什么。

    直升機螺旋槳轉動的聲音逐漸由遠而近的清晰起來。

    馬克扭頭看去。

    下一秒。

    馬克右手揮出轟出了通往馬克莊園的傳送門之后朝著科爾森說道:“回頭給個地址我,畢竟怎么說我也是知情人士,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史蒂文·羅杰斯可還是陸軍的人呢?!?br />
    是的。

    美國隊長史蒂文·羅杰斯可還沒有退伍呢,最起碼美陸軍司令部并沒有讓史蒂文退役。

    史蒂文·羅杰斯在陸軍系統里面的檔案依舊還在。

    軍銜上尉。

    至于史蒂文·羅杰斯的各種榮譽徽章,比如說紫心勛章還有總統部隊嘉獎徽章都和一套最新的陸軍上尉制服一道存放在華府的美隊紀念博物館之中。

    科爾森臉色微微一變。

    馬克卻是哈哈一笑搖了搖頭。

    美國隊長至今依舊是屬于陸軍的一員,這可是連初中生都知道的事情呢。

    不過看科爾森這個樣子,很明顯,神盾局又再一次憑借著某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之后選擇性的忽略了這件事情了。

    馬克笑完一腳邁出。

    嗡!

    但馬克邁出傳送門之后頓時就被主樓旁邊那熱火朝天的建筑工地給吸引住了。

    這些女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馬克眉心跳動著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不遠處的主樓,隨即走到了河邊喚出了看家的風魔和水魔。

    風魔和水魔齊齊的出現在馬克的面前。

    馬克指著那邊問道:“什么情況?”

    風魔和水魔齊齊搖頭。

    這可是他們老板的家務事,就算是知道風魔和水魔都會把自己打成腦震蕩然后忘記這件事情。

    馬克朝著風魔和水魔揮了揮手,后兩者如釋重負的直接一個化作風兒一個化作水花瞬間消失在馬克的面前。

    就在這時。

    凱特從主樓中走了出來看向馬克好奇的問道:“什么時候你連家都不敢回了?”

    馬克低頭一笑隨即轉身。

    不敢回?

    這叫什么話,他是不愿意回。

    原因很簡單。

    看看跟著凱特后面出來的陣營就知道了。

    歐米茄級變種人琴·葛雷。

    能夠預言的吸血鬼愛麗絲。

    阿爾法級狼人里爾。

    捧著鮮紅似血飲料吮吸著的新晉吸血鬼薇薇安。

    還有。

    在未來會成為氪星有史以來最偉大將軍的凱特。

    這幾個人聚在一起馬克會愿意回來才是怪事呢。

    但偏偏凱特用的理由讓馬克無力反駁。

    畢竟這里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凱特的幕僚。

    如果凱特成功當選成紐約市長的話,那么這里的人都算的上市她市長辦公室的工作人員。

    馬克轉移話題笑道:“那里是干嘛的?”

    凱特哦了一聲指了指正在熱火朝天的建筑說道:“你不知道嗎?薇薇安還有琴打算搬家住到這里?!?br />
    馬克眉心跳動:“為什么?”

    凱特笑道:“還能為什么,這樣子如果我當選了,到時候就可以一起去上班了,也好有個伴,聽說上一任紐約市長在上任之后就遭遇了三次刺殺了呢?!?br />
    馬克皮笑不已。

    明知道凱特說的是假話,但馬克卻要陪著她演下去,這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凱特會擔心刺殺?

    別鬧了。

    就算是凱特一上任就說要取締紐約的整個極樂市場,估計都沒人敢跳出來說反話。

    就算有,在跳出來的那一刻估計都被金并或者薇薇安給就地解決了,現在整個黑暗面的人誰不知道金并的妻子凡妮莎也加入了凱特的市長籌備小組里面去了……

    馬克搖了搖頭也懶得說什么了,只是朝著主樓走了過去說道:“我去休息一下,好幾天沒睡覺了?!?br />
    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馬克心道。

    很顯然。

    馬克還真的躲不了。

    十分鐘后。

    坐在客廳的馬克朝著給自己遞來波本美酒的里爾說了一聲謝謝。

    里爾剛微笑的時候就一把被愛麗絲給拉了過去。

    馬克面無表情,心中卻是在急速的推演著這一次這些女人有打算搞什么幺蛾子出來。

    馬克心累。

    看如今這模樣似乎開后宮的愿望得以實現了。

    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這群女人中有一個算一個,哪一個女人不是女人中的精英?

    馬克現在都在郁悶。

    早知道當時就不應該貪圖心靈與肉體上的雙重交流,要是早早的遇見這一幕,馬克保證兩者選后者。

    要什么心靈上的交流呢。

    單純的肉體都好。

    簡單。

    無腦。

    哪像現在?

    馬克看著分坐在自己左右手的幾女,心中不禁有些悲戚戚的想到,這完全就是當時的自己挖坑埋自己。

    半響。

    馬克抿了一口波本之后嘆了一口氣。

    算了。

    自己挖的坑含著淚都要跳進去。

    否則呢?

    穿過時間線回到過去一刀剁了當時的馬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