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克郡。

    東臨北海,北與克利夫蘭都市區毗鄰,首府諾思阿勒爾頓,布雷克便是其下屬中的一個小鎮。

    布雷克位于高沼地段,鎮上的人大部分是養殖綿羊。

    下午時分。

    布雷克的街邊,罕見的換上一身休閑衣服的馬克正在和打扮的吸引目光的凱特坐在街邊悠閑的喝著身后這家咖啡店的特色飲品。

    馬克抿了一口默默的放下杯子看向凱特說道:“我還是比較喜歡我的西裝和波本?!?br />
    凱特直接白眼給上。

    半響。

    凱特的目光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街對面典型的一棟白色建筑隨后說道:“這保全力量都點夸張啊?!?br />
    馬克呵呵一笑好似閑聊天一樣的說道:“你看出來幾個?”

    “五個?!笨廝檔潰骸岸悅娌梅斕旰兔姘甑牧礁?,還有在那邊遛狗的兩個和剛剛過去的一輛巡邏車?!?br />
    馬克點了點頭。

    凱特看著沒有說話的馬克狐疑的說道:“你呢?”

    馬克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鎮中央的吊鐘樓淡淡的說道:“你忘記看制高點了?!?br />
    凱特微微皺眉。

    馬克似笑非笑的看著凱特,半響,凱特聳了聳肩道:“好吧,我的確忘記制高點了,都怪你?!?br />
    馬克臉上的笑容凝固了。

    什么鬼?

    怎么一下子就莫名其妙的變成他的鍋了?

    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

    凱特沒好氣說道:“如果我沒有變成氪星人,我的警覺性絕不會這么差?!?br />
    馬克懶得辯解了,還是那句話,和女人辯解什么,贏了你得不到任何好處,輸了?那更是一件恥辱。

    凱特也只是這么一說,見馬克沒有反應之后隨即說道:“這些人是之前就在這里的還是最近?”

    馬克說道:“最多不超過三天?!?br />
    很明顯。

    作為一個放綿羊為生的小鎮,鎮上的居民大部分都是閉著眼睛單單聽聲音就能知道你是誰。

    馬克和凱特剛剛過來這邊喝咖啡的時候,明明是生面孔,但咖啡店的服務員卻是一點都沒有感到驚訝,這說明在他們之前已經有一批陌生的面孔進來了。

    最重要的一點。

    馬克笑了笑朝著凱特說道:“剛剛進來的時候,我聽到有人閑聊說為什么有人愿意接手已經開不下去的裁縫店?!?br />
    凱特瞥了一眼那棟白色的房屋說道:“你打算怎么進去?”

    馬克笑道:“簡單?!?br />
    進去很簡單,左右不過是走過去敲門罷了,難的是,馬克并不想讓神盾局知道他已經來到了這里。

    很明顯,這些業務水平相差不一,連偽裝都是一個模板里面刻出來的六人都是神盾局的特工。

    為什么?

    首先肯定不是那個紳士學院的,紳士學院的只要精英,要質量不要數量。

    其后更加不是蘭利的,蘭利的雖然也喜歡大規模的批發這種流水線特工,但這偽裝風格老實說比蘭利的差遠了。

    在排除掉面孔,那么就剩下神盾局這么一個選項了。

    也只有財大氣粗說著低調卻很高調的神盾局才會大規模的培養出好似一個模子里面刻出來的特工。

    馬克瞇了瞇雙眸。

    神盾局也許會知道馬克和凱特到了倫敦,但絕不會知道他已經找到了改名的赫莉·卡特了。

    那么為什么會派人來這里呢?

    馬克起了興趣。

    這才對嘛,如果神盾局猜不到馬克不會跟著他們的節奏走,這會讓馬克對神盾局更加的失望。

    半響。

    馬克低頭看了一眼難以下咽的飲料問道:“明天星期幾?”

    “星球六?!?br />
    馬克點了點頭朝著凱特一臉微笑道:“親愛的,剛剛過來的時候,有看到一大片綿羊在那吃草,我們待會去看下?!?br />
    凱特:“……”

    第二天。

    星期六。

    一大早,小鎮的居民就早早的起來三三兩兩的閑聊著往在布雷克鎮邊的教堂走去。

    好似度假一樣互相挽著手的馬克和凱特完美的融入了人群之中,在他們兩人旁邊的就是昨天飼養著兩千個綿羊的牧場主。

    凱特低聲的問道:“你怎么知道赫莉·卡特回來教堂?”

    馬克聳肩道:“很簡單,因為鎮上有個教堂?!?br />
    凱特用著危險的眼神注視著馬克。

    馬克呵呵一笑解釋道:“如果你也出生在類似這樣的小鎮上,你就會明白一個不去教堂的年輕人會忍受什么樣的目光了?!?br />
    這也是羊群效應。

    馬克當年飽受其害,明明他就不信仰什么上帝,但每周休息日的時候為了不忍受別人詫異如同看著異端的目光愣是和一窩子普通人、狼人還有吸血鬼共處一室聽著神父在那邊布道。

    西方小鎮大部分都是這樣。

    想要知道小鎮居民有沒有什么固定活動的話看看教堂就知道了。

    不多時。

    鎮上的居民三三兩兩的入場。

    馬克和凱特在那位牧場主的指點下,坐到了二十年前搬到這里來的安哥道斯夫婦常坐位置的旁邊。

    一名婦人看到了陌生面孔的馬克和凱特占據了她經常所住的位置微微一愣。

    馬克微微一笑。

    那名婦人亦是露出一絲和藹的笑容坐到了其他的位置上去了。

    凱特呵呵一笑道:“你這笑容是不是也是你的武器?”

    馬克聳肩。

    能用笑解決麻煩的事情為什么不笑?

    馬克是精致的實用主義者。

    很快。

    安哥道斯夫婦進來了,馬克看去,和照片上的模樣相差無幾。

    “咦?”更名為赫莉·雪曼的赫莉·卡特看著坐在她們鄰居貝多夫人位置上的年輕人有些驚訝。

    馬克看著赫莉握了握凱特的右手微笑道:“我們是昨天過來的,我和我妻子都是教徒,所以……”

    馬克說著聳肩。

    赫莉·雪曼點了點頭看著男俊女貌的馬克和凱特出聲說道:“現在信教的年輕人已經很少了?!?br />
    馬克笑道:“這也能彰顯我們的虔誠不是嗎?”

    赫莉·雪曼微微一笑隨即和她旁邊的一位依稀能看見年輕時候幾分帥氣的老帥哥落坐了。

    聽著剛剛馬克一本正經夏季八亂說的凱特低聲的說道:“你這樣胡扯就不怕老路易斯還有安格莉絲生氣?”

    馬克聳肩笑道:“沒事,反正我在??慫剮≌蚴淺雋嗣囊旖掏??!?br />
    整個??慫剮≌蛩恢廊綣胍砜朔⑹?,只要馬克拉出上帝那準是假話。

    異教徒什么的?

    馬克毫無心理壓力。

    ……